互联网 新消费 前沿科技 汽车出行 视频
被嫌弃的爱奇艺的一生
爱奇艺在扭亏之余,还得担心被卖
光子星球

 

撰文 | 何芙蓉

编辑 | 吴先之

 

 

6月15日,有消息称百度正在与潜在收购者谈判,打算出售所持的53%的爱奇艺股份。爱奇艺虽在第一时间辟谣,但近年来关于“百度弃子”的传言也并不是没有过。

 

爱优腾三家长视频长期处于烧钱状态,如今内忧外患,不仅要考虑如何扭亏,同时还得担忧怎样才能不被“爸爸”抛弃。

 

 

爱奇艺能否持续性盈利?

 

今年一季度,爱奇艺实现自成立12年以来的首次盈利。最新财报显示,一季度归属于爱奇艺的净利润为1.69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13亿元。

 

这于爱奇艺自身而言,过去一年的各种降本增效措施有了一定结果,可此次扭亏对于行业的里程碑意义并不强,因为其盈利主要归功于裁员和砍业务之后的成本收缩。

 

在成本和费用方面,今年一季度爱奇艺营收成本为60亿元,同比下降了16%。这主要是由于占比最大的内容成本的降低,版权购买、内容制作成本高企是多年来长视频平台亏损的主要原因。今年Q1爱奇艺内容成本为44亿元,同比下降19%。

 

爱奇艺方面表示,内容成本的下降是由于改进了内容策略,减少了综艺节目的推出,提高了运营效率。

 

另外,今年一季度由于营销支出、与人员有关的报酬支出、基于股份的报酬支出的减少,销售、一般和行政费用为人民币7.448亿元,同比下降38%;研发费用为人民币4.75亿元,同比下降29%,费用双双下降。

 

 

去年12月,爱奇艺为控制成本开启了大刀阔斧的裁员。

 

据报道,爱奇艺花钱为主的部门例如市场、投放、渠道合作等,裁员比例都在30%以上,最多的能到50%,没有过试用期的员工,几乎都在裁员之列;爱奇艺研究院、爱奇艺游戏中心等部门几乎全员被裁,短视频产品随刻和其他产品合并,仅40%的人可留下;内容部门裁员30%左右,很多工作室直接关停,同等职责岗位只保留成本低的员工。

 

据一位某长视频平台的人士表示,裁员前爱奇艺总员工数将近8000人,是三家长视频平台员工数最多的。此次裁撤3000人左右,是爱奇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其中很多中层、司龄较长、薪水较高的员工都在被裁之列。

 

裁员砍业务,爱奇艺“降本”取得了一定的阶段性成果,但“增效”似乎还不是很明显。

 

爱奇艺最新财报显示,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72.77亿元,同比下降8.67%,并且连续四个季度环比持续下降。公司整体营收是处于萎缩的状态。

 

可见,开源不成的爱奇艺免不了被贴上“以发展换盈利”的标签。

 

针对今年一季度的扭亏,爱奇艺创始人及CEO龚宇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总结原因:“一季度新上线的头部内容为会员规模和月度平均单会员收入(ARM)带来增长;精细化内容排播等进一步提升运营效率;控制成本和费用;通过多种方式进一步提升销售能力。”

 

不过具体来看,其盈利主要得益于成本的控制。

 

 

行业前路茫茫

 

长视频平台将会走向一个什么样的前方?似乎至今都没有一个确定性的答案,甚至不少人开始怀疑其原有商业模式到底能不能跑通。

 

今年一季度,爱奇艺营收构成中,会员订阅收入44.71亿元,同比增长3.7%;在线广告服务收入13.37亿元,同比下降30%;内容分销收入6.26亿元,同比下降20%;其他收入8.42亿元,同比下降12%。

 

会员订阅是爱奇艺今年一季度唯一取得小幅增长的收入项,其日均订阅会员数1.014亿,较去年四季度净增440万。另外包括在线广告、内容发行等板块均呈现高速的下滑趋势。

 

 

今年一季度,爱奇艺上线的《人世间》《心居》等口碑剧目为其会员增长起到了一定的拉动作用。这也说明长视频平台的营收对优质内容的高度依赖,爆款内容直接决定了用户的去留与其付费意愿。

 

而头部内容往往与高成本挂钩,同时能否押中爆款这并没有固定的逻辑,内容平台谁也不敢保证自己有持续产出爆款的能力。

 

龚宇表示,下一季度爱奇艺将复制Q1的打法,继续降本增效,将精力放在更能够带动增长的头部内容上。“如果内容分头部、腰部和尾部,我们现在最主要的策略是增加头部内容,减少扑街内容,腰部内容不刻意去做。”

 

对于内容平台来说,若要用押头部、赌爆款的心理来做内容,其中所隐藏的不确定性也是很大的。

 

过去一年,长视频平台连续失去了超前点播和选秀综艺这两头现金奶牛,但行业至今未找到其他可替代的增收方式。这对爱奇艺的冲击是最大的。

 

会员与在线广告长期以来主导着长视频平台的营收,行业也始终未开拓出其他的主要营收增量。爱奇艺的广告收入在今年一季度持续加速下滑,除了热门节目被砍的原因,其基本商业模式在新的媒介环境下也在遭受重创。

 

去年5月,《青春有你》因倒奶事件被责令暂停录制和播出。龚宇随后表示,将取消偶像选秀类节目和场外网络投票环节。

 

而选秀类节目一度是长视频平台最赚钱的项目,2018年《偶像练习生》播出,当季(2018Q1)爱奇艺会员服务收入达到21亿,同比增长67%。爱奇艺自制综艺作为平台广告与会员收入的主要拉动力,在没有创新节目作为替代之前,爱奇艺乃至行业均还处在选秀综艺夭折的阵痛之中。

 

随着广告投放大环境的变化,长视频广告收入本身就不乐观。一位综艺行业从业者向光子星球表示,《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一季属于当时行业的现象极爆款,但当时招商就已经很难,最终不得以才用了微商品牌梵蜜琳做冠名。

 

长视频招商难的问题在今年进一步加剧,今年一季度腾讯视频的头部恋综《半熟恋人》一路裸播到底,始终没有广告主现身。

 

“国内广告主历来倾向于投在日韩有过成功先例的综艺,曾经选秀类综艺受欢迎也是这个原因。品牌方对国内原创综艺的接受度非常低,加之这两年疫情的影响,他们因此变得更加的谨慎。”

 

同时在中短视频的冲击下,品牌广告阵地转移早已不是一两天的事。如今抖音、小红书等新兴平台已经成为广告投放的主阵地,长视频广告在未来或将进一步式微。

 

国内长视频平台一度将奈飞奉为圭臬,而奈飞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下降6.4%至15.97亿美元。订阅用户减少了大约20万,遭遇了十多年来的首次下滑。奈飞预计,下季度将继续减少200万用户。

 

笼罩整个在线流媒体行业的迷雾什么时候消散、以及如何消散,仍是一个个的问号。

 

 

百度的重心早已不在视频

 

一位文娱行业投资人向光子星球表示,不论内容,单从资本的层面来看,爱优腾三家视频平台的差距就是非常明显的。背景方面,腾讯视频后边有一个腾讯大帝国来做资金和整个泛娱乐的支撑,资金很充足;优酷背后有阿里大文娱,资金同样优于爱奇艺。

 

“以分账剧为例,平台定制自制需要平台提前进行资金投入,优酷与腾讯从2016年左右就已经有资金前置。爱奇艺分账剧只有在早些年的时候有合作定制,不过从去年才开始,他们就不前置任何的资金,这明显能够看得出来平台资本上面不充足,不充足才不敢前置,因为这涉及到账期和资金体量。”

 

 

爱奇艺作为三家长视频中唯一独立运营的平台,其对百度的依赖本身就很小;而对于百度来说,它似乎也无暇去管爱奇艺。

 

百度卖掉爱奇艺并不是没有可能。

 

去年12月以来,百度开启一系列的业务调整。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MEG)被爆大裁员,游戏、直播业务线裁员比例高达90%,教育业务也在裁撤之列。今年5月,李彦宏宣布百度将启动新一轮干部轮岗。百度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接手王海峰所负责的智能云事业群组(ACG),智能云将加速迈入商业化阶段。

 

从百度财报也可以窥见,百度现阶段的重心将转向以智能驾驶、云计算为主的新业务。在降本增效的趋势下,游戏、直播、视频等边缘业务自然沦为了动刀对象。

 

百度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一季度营收284亿元,同比增长1%;净利润39亿元,同比下滑10%。核心业务广告收入157亿元,同比下滑4%;非广告收入58亿元,同比增长35%。非广告收入,主要包括智能云和其他AI业务正在成为百度新的增长引擎。

 

百度核心广告业务增长承压,如今将发展重心转至智能云与AI等新业务,但新业务在高增长的同时仍需要持续高额的投入。今年一季度,百度研发支出为56亿元(约8.85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0%。

 

可见,随着百度战略方向的调整,加之老业务增长承压,百度卖掉前景尚不明朗的爱奇艺以及时止损,其可能性并不是没有。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传媒技术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