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跨年晚会有多“卷”?踢掉“小鲜肉”,请来“邓丽君”
跨次元追星,永不塌房。
锌财经

文/孙鹏越

编辑/大风

 

元旦跨年晚会的历史并不长,只有17年。比起传统的春节联欢晚会,少了22届。

 

2005年,湖南卫视首届元旦跨年晚会开始,那一年也是选秀最火热的时期。刚刚结束的第二届《超级女声》引爆全国,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一跃成为全国少男少女的偶像。

 

为了扩大影响力,湖南卫视仿照日本红白歌会,在2005年12月31日将一众“超级女生”分组PK,来了场彻头彻尾的歌舞表演。凭借《超级女声》的热度,湖南卫视吸引了大批品牌方赞助,赚得盆满钵满。这一年,也成了“跨年晚会元年”。

 

湖南卫视举办的首届跨年晚会圆满告终,引来了同行的羡慕嫉妒恨,连电视台龙头大哥央视也坐不住,纷纷在第二年举办自家的跨年晚会。至此,跨年晚会已经成为各大电视台的“必备作业”,甚至一度达到了19家电视台同时跨年的鼎沸之势。

 

节日晚会一直具有曝光度和影响力,吸引着互联网平台。除了无法被动摇的春晚,元旦跨年晚会成了不二选择。

 

2019年,B站跨年晚会轰传全网,引来上亿人观看。这场名为“日落、月升、星繁”的跨晚,精准对位Z世代的情怀:从数码宝贝、柯南、火影,到哈利波特、权游、英雄联盟、魔兽世界……最后五月天四首连唱压轴炸场。

 

跨年晚会,成为了地方卫视和互联网平台的收视率大战。

(bilibili晚会 2019最美的夜)

 

今年的跨年晚会,保守和新潮,是关键词。

 

刚刚过去的2021年被戏称为“塌房元年”,郑爽、吴亦凡、李云迪、王力宏等知名明星接连翻车,网友吃瓜不断,从年初吃到年末。

 

在经历娱乐圈清朗行动后,跨年晚会受到波折,各大卫视、互联网平台“保守”了很多。在明星的选择上有所变化,放弃“小鲜肉”“流量明星”,更多去选择实力唱将和德艺双馨的艺术家。

 

跨年晚会,从“明星争夺赛”,逐渐“去流量化”。

 

跨次元追星,永不塌房

 

回顾2021年的文娱行业,虚拟偶像是不容忽视的新势力。

 

在江苏卫视跨年晚会上,使用当下最先进技术合成的虚拟人“邓丽君”亮相,和知名歌手周深同台演绎《大鱼》《小城故事》和《漫步人生路》。虚拟人“邓丽君”极为鲜活逼真,不但可以模仿出人物的面目表情,就连裙摆褶皱、影子、话筒都会随人物跳动。

 

一场跨越数十年的梦幻联动,引起全网热议。据科技日报介绍:“邓丽君”的复活,是整合了全球领先的面部捕捉、动作捕捉及顶级特效技术,采用了融合机器学习加持下的高阶渲染系统“Mystique Live”。

 

而它背后的制作团队,正是全球知名虚拟现实(VR)体验服务供应商:数字王国集团有限公司。数字王国长期为好莱坞提供特效服务,《复仇者联盟》中的灭霸就是由该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1月3日,港股恢复交易,得益于虚拟人“邓丽君”的诞生,数字王国股价大涨25%。

 

登上跨年晚会的虚拟偶像,并不只有“邓丽君”。国内首个虚拟歌手厂牌Vsinger,更是将旗下六位虚拟偶像全部带上了江苏卫视跨年晚会。据了解,Vsinger旗下洛天依、乐正绫、言和、乐正龙牙、徵羽摩柯、墨清弦六位虚拟偶像的粉丝已经超过1000万人。

 

其中,已经出道9年的洛天依倍受追捧,借助AR、VR、全息等技术飞跃突破,洛天依的舞台不断延伸,成为了中国虚拟形象发展、技术、商业化的一个标杆。不但是各大晚会的常客,还在去年登上了春晚的舞台。

 

洛天依作为“老牌虚拟人网红”,她的商业价值也直追一线明星,吸金力十足。代言品类包罗万象,囊括美妆、快消费品、零食、科技、汽车和金融等诸多领域;包含肯德基、必胜客、华为、长安汽车、平安保险、雀巢咖啡等上百个品牌。

 

虚拟形象代言人,已经开始成为各大品牌营销重点,不仅省下了大笔代言费,还能避免出现难以预测的声誉风险。

 

如今,艺人失德事件频出、偶像接连塌房,粉丝群体稍有不慎就会“跌入坑里”。而虚拟偶像,自带“永不塌房”的属性被连续放大,粉丝群体可以肆无忌惮向其注入情感与热诚。

(翎Ling)

 

iiMedia Research数据显示:2021年有八成以上的网民都有追星行为,追星虚拟偶像的粉丝群体占63.6%;有超过六成的粉丝群体喜欢游戏领域的虚拟偶像,其次是影视领域和综艺领域;其中有78.6%粉丝群体每月为虚拟偶像消费200元人民币以上;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同比增长70.3%,预计2021年将达到62.2亿元;随着商业价值被不断发掘,越来越多产业与虚拟偶像联系在一起,虚拟偶像带动产业规模2020年为645.6亿元,预计2021年为1074.9亿元。

 

虚拟人作为被元宇宙最先认定的重要组成元素,越来越多的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如湖南卫视官虚拟主持人“小漾”、央视新闻的首个冬奥虚拟手语主播、虚拟美妆博主柳夜熙、虚拟网红AYAYI……这种“未来科技”带来的震撼,不但观众接受度高,也倍受资本品牌的青睐。

 

虚拟人的资源,让很多圈内一二线明星,也羡慕不已。

 

互联网平台跨年晚会火热

 

对各大卫视来说,跨年晚会是一道同题作文,必须要完成却很难出新意。

 

随着市场的迭代,传统明星歌舞表演大联盟式的晚会,已经不能完全契合年轻市场的审美。而2019年B站的“日落、月升、星繁”跨年晚会一举封神,这场晚会收获了1.1亿播放量,豆瓣评分 9.1,让B站快速出圈成为全网热议话题,收获一众好评。随着节目播出,B站股价大涨 12.51%。

 

至此各大互联网平台纷纷开始自己的跨年晚会,玩法和形式都日趋多元,并不局限于明星的歌舞表演。

 

经过三年的积累,“B站跨晚”已经成为独特的“节日仪式”,也是目前互联网平台跨年晚会收视率最高的节目。而今年的B站跨年晚会,当晚人气峰值达到3.1亿,站内评分为9.6分,且后续播放数据还在不断攀升。

 

除了B站以外,腾讯也在发力,旗下视频号、腾讯音乐、腾讯视频都陆续开始开办跨年晚会。

(五月天跨年演唱会)

 

腾讯视频号和五月天合作,以直播的形式开启跨年演唱会。这场Livehouse“派对跨年风”战绩斐然,从2021年23:00到2022年1:00,3个小时,1676万人观看,3201万点赞。粉丝歌迷迅速登上网络热搜,“五月天”相关话题量突破10亿。

 

举办跨年演唱会的并不只有视频号,腾讯音乐今年宣布正式推出国内首个虚拟音乐嘉年华TMELAND,开启了“蹦迪跨年”。

 

“TMELAND”虚拟音乐嘉年华紧贴元宇宙概念,用“数字虚拟形象”进行线上社交。百大DJ Anti-General、Luminn、DEXTER KING、Vicetone在虚拟现实的音乐厅打碟蹦迪。据了解,TMELAND虚拟音乐嘉年华共有110万名用户参加,巅峰在线人数近10万人。

 

跨年并非一定得唱歌跳舞,脱口秀也可以。

(《脱口秀跨年2021》)

 

腾讯视频与笑果文化联合推出《脱口秀跨年2021》,由流量和颜值担当何广智、徐志胜领衔,搭档奥运健儿苏炳添、杨倩;国民女神迪丽热巴;反诈宣传警官陈国平等人陆续登场。而这些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纷纷用脱口秀的方式回顾2021年度记忆:从东京奥运会,到神舟十三升空;从全民反诈,到EDG夺冠……让观众在欢声笑语中,迎来新年。

 

除了真刀真枪比拼节目、比拼创意以外,微博很鸡贼搞出了一个跨年狂欢节,只提供跨屏互动,不举办实际性的活动。凭借到处蹭各大平台流量热度,坐收了一波讨论热度。

 

国风成唯一“顶流”

 

如果问今年各大平台的跨年晚会有什么共同点?那一定就是明星变少了,国风变多了。

 

B站的《千里江山图》《白蛇传·情》《只此青绿》;河南卫视的《唐宫夜宴》《祈》《龙门金刚》;四川卫视的《青城山下》《昭昭有唐》《山有木兮》……各大晚会都在不约而同地“去流量化”,把节目内容的重点从明星,转移到中华文化上。

 

从国风歌曲、传统民乐,到舞蹈诗剧、华服大秀,一个个精心彩排的节目更多侧重于国风国韵、时代主题、中华传统文化。

 

和当下“国潮”备受追捧的现象一样,用户对于“国风国韵”也格外青睐,去年春晚的河南卫视爆火出圈,就是契合了大众日渐增强的文化自信和民族文化认同。

 

国风、中国故事,成为今年跨年晚会,唯一的“顶流”。

 

今年是第17届跨年晚会,作为每年的必备节目,是流量高地,各大卫视每年砸进去的钱不计其数,个别艺人出场费用突破500万元,但换来的却是收视率逐年下跌。

 

但以Z世代青年为主导的时代里,合家欢式的歌舞表演已经被很多人抛弃。收视率和热搜等数据不会骗人,Z世代越来越多人在关注元宇宙、虚拟偶像、Livehouse“派对跨年风”……关注既有国风古韵,又有科技新潮的“硬核节目”。

 

在这场流量盛宴上,创作者只能迎合受众的口味变化,让表现形式更加多元化。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传媒技术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