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王健林董明珠不急,但很多人急了
家族企业目前最大的烦恼是子女不想当老板,给他一座金山,他都不要。
锌财经

文/柳展雄

作为万达的掌舵人,王健林有几次流露过疲惫之意,但是没办法,思聪没兴趣接班。

有的企业挑选接班人还搞得神神秘秘,不公开明示,有点像清朝的秘密立储制。因为企业一旦过早指定了接班人,反而对他有害。

家族企业目前最大的烦恼是子女不想当老板,给他一座金山,他都不要。

01

前段时间,王健林“被去世”的新闻一时铺天盖地,后来谣言不攻自破。作为万达的掌舵人,王健林有几次流露过疲惫之意,但是没办法,他谈到接班人问题的时候说:“我跟思聪探讨过几次,他没兴趣接我的班,管十几万人他觉得太辛苦”。

这位地产大佬最大的忧虑是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后继无人,而格力电器也遇到同样的难题。67岁的董明珠,之前找了个22岁的秘书孟羽童,还说这孩子很像我,是第二个董明珠。

按照商场经验,董阿姨的用意是培养孟羽童,让她跟自己一起做直播带流量,发挥市场营销作用,在带货上成为第二个董明珠。媒体喜欢搞大新闻,传着传着就变成了:董明珠宣称孟羽童为公司的下一个接班人。

看来,格力长期没有钦定领袖继承者,董明珠不急,别人都急了。2017年接受央视财经专访,董明珠表示,五年之内不谈接班人的问题。今年6月的股东大会上,董明珠说了句很拗口的话:我们一直在寻找(接班人),但不是我说你行你就行,是你能行才行。

这句话我来给大家翻译翻译:不是我董某人恋权,而是管理层不行,在座的各位高管都是垃圾,公司交到你们手上,我不放心。

在接受《财新》专访的时候,董明珠就是明确表示:“通过考察,发现确实格力电器没有人可以替代我。”

02

虽然董明珠有心培养新人孟羽童应该不假,但这个这个女孩大概率不可能接班的,资历和业绩都摆在那,实在太年轻了。真要掌管格力也需要十几年磨炼,董明珠只是给了她最好的、快速的一个上升通道,接下来会怎样还要看她自己的努力。

更何况名牌大企业选定继承人通常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接班人的选择绝非朝夕可定,需要提早酝酿。雀巢前 CEO 包必达就曾表示,他从上任第一天开始就着手物色继承者了。

有的企业挑选接班人还搞得神神秘秘,不公开明示,有点像清朝的秘密立储制。因为企业一旦过早指定了接班人,反而对他有害。接班人的心态就了变化,会变成“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他担心失去机会,万劫不复。市场是瞬息万变的,一个没有担当的企业领袖肯定无法把握机会,缔造成功。

美的集团就是这种秘密立储制,集团创始人何享健选定了几个有希望的苗子,放手让他们大干一场。何总着重培养方洪波,给他最好的资源,但同时有意无意暗示,如果干不好,立马会有其他人替代。何享健到最后一刻,明确方洪波为美的继承人,然后移交董事长职位。

秘密立储制的优点在于,如果候选人不合格,可以及早放弃。董明珠之前重点栽培过几个高管,在这个过程中剔除了失败者。今年 4 月的博鳌论坛后,董明珠当着媒体的面,指出候选人的毛病:第一候选人获得权力后,他自己没有掌控能力;第二是没有进取精神,他按照普通员工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第三是有权力了以后,却把权力做成自己的平台。

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华为的轮值CEO 制度,也有挑选继承人这一层考虑,让候选人有机会成长,公平竞争。在华为8 位高层领导轮流执政,半年一轮换,一方面,能看出谁最有能力,最有领袖资格;另一方面,任正非可以制衡管理层,最高行政首长CEO并非生产经营决策者,而是战略策划和制度建设的主持者。

在秘密立储制之外,有的企业接班另外搞一套“禅让”制,本当壮年之际,应该再干几年,却提早把公司交接给下一代人。

从马云辞去职务开始,龙头企业的老板们陆续让出位子,字节跳动的张一鸣让给了梁汝波,拼多多的黄铮让给了陈磊。张一鸣对外公开的说法是,自己过去三年都在带领公司吃老本,未来盈利肯定不可能轻松,而新的技术变革已经在酝酿中。

他用目前火热的电动车行业举例,特斯拉自十八年前就开始相关的试验了,自己坐在董事长位置的时候,收藏了很多前沿科技专业的视频和文章,但是阅读得断断续续,卸任CEO后可以专心思考,重拾对生命科学、虚拟现实、科学计算等新技术的认知。

这话说得漂亮,也确实有几分道理,但是最终实权还是在张一鸣的手里,互联网大佬没一个百分百放手,在公司股权结构,仍占有主导地位。在“禅让”制里,如果“新君”在企业发展大方向上出了差错,“太上皇”正值年富力强,随时可以回到公司,进行纠正调整,如果“新君”干事得力,那就最好不过了。

黄铮和张一鸣退居幕后并不是真正的退休,而是去探索下一个时代发展的新趋势和增长点了。

03

由于中国的特殊国情,企业接班更普遍的情况是父子相传,根据第一部《中国民营企业发展报告》蓝皮书,300多万家私营企业90%以上是家族企业,绝大部分实行家族式管理。

这些企业真的是“家里有皇位要继承”。除了美的集团等少数公司执行去家族化,聘用职业经理人,大多数公司创始人抱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态,尽量把位子交给儿女。

三一集团梁稳根把职位交给了儿子梁冶中,格兰仕已经成功传了三代,经历了梁庆德、梁昭贤、梁惠强祖孙三人,在广东和浙江的中小企业,子承父业是常态。

年轻一代人里不乏优秀企业经营者,引入行业先进理念,让老一代人大开眼界。温州周凯从浙江理工大学毕业后,回到父亲参股的一家企业上班,引入供应链金融。老一辈人金融既陌生又害怕,为了说服父亲,周凯用了半年时间调研市场设计方案。

2006年在家族企业进口原油等材料的项目中,他抓住机会,在银行购买金融衍生品,通过利率差价的方式来节省出一大笔成本,最终获得老辈人的认可。

有的厂二代还是临危受命,没有经过事前的接班准备,紧急上台。绍兴本地响当当的品牌金晟弹簧,企业继承人金雷,2011年还在新加坡上学,父亲身体急剧恶化,不幸去世。他不得不中断学业,赶回了老家,第二年全面接手企业。

金雷25岁掌管企业,张鹏飞更早,19岁,他出身于温州制造商家庭。2003年张鹏飞正在北京念书,和其他同龄人一样,享受无忧无虑的青春期生活。可是,当年3月,他突然接到一个噩耗,父亲意外出车祸。

对企业一点概念都没有的张鹏飞,匆忙赶回家接班。厂里人心惶惶,员工担心是否会倒闭,在叔父的协助下,张鹏飞顺利渡过危机。

山西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

但是家族企业目前最大的烦恼是子女不想当老板,给他一座金山,他都不要。第一代浙商、方太的创始人茅理翔,他儿子原本有着一颗学术梦想,打算读博士。在父亲的大力说服下,茅忠群半推半就,放弃心爱的学业,回家继承百万家产,2006年掌管方太集团。

茅理翔的女儿和女婿本来分别是教师和医生,后来转型,进入方太集团,参与商业运营。

褚时健的儿子褚一斌,年轻时觉得当财阀富二代不是我想要的人生,不满父亲安排一切,于是浪迹天涯,过随心所欲的日子。在父亲的强力施压下,褚一斌回归公司,开始规规矩矩而又无聊的商业生涯。

在首份《中国家族企业发展报告》中,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对103位第一代企业主的子女,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想接管父母产业的只占36%。

企业主担忧,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没人继承,一辈子的心血付之东流。由于他们的孩子受过高等教育,不少人有海外留学经历。这些厂二代子女见过世面,回来后,再看老家的中小企业:利润低、科技含金量不足、发展方式粗放,总之横竖看着不顺眼。

他们更愿意去动漫、游戏等行业大显身手。跟机器轰鸣的制造业比起来,新兴产业时尚,光鲜亮丽而且有个性。富二代甚至宁愿从游戏公司的底层社畜上班族做起,也不想接管自家的家族企业,觉得土鳖。

王思聪就算干事业,也是去做熊猫直播,投资电竞战队,对老爸王健林的地产生意兴致不高。

另一种情况,子女自小娇生惯养,长大后不求上进,每天打打牌,跟狐朋狗友玩耍,成为败家子。对这种没出息的孩子,浙江父母也是头疼。 

全国闻名的义乌小商品市场,现在你去里面转转,已经听不到义乌本地方言,大多数创业者都是操着一口普通话的外地人。本地年轻人要么躺着收房租,要么在考公考编。

为了解决家业传承困难的问题,茅理翔给同行们创办了一个学院,研究如何帮助年轻人接手企业:年轻人如何应对老一代的人情往来,传统制造业要不要引入期货等新金融工具,公司元老倚老卖老,轻视糊弄“少主”怎么办……

为了让厂二代继承百万家产,老辈人操碎了心。根据新财富 500 富人榜的数据,我国67%的民营企业家年龄在50 岁以上,未来五到十年内,老辈人要退休,寻找接班人的问题已经刻不容缓。

王健林发愁儿子不愿接班,未来将有 300 万家民营企业面临接班换代,到时候中国经济必然会有所震动。

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功夫财经无关。如因作品内容存在侵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功夫财经联系。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功夫财经】(ID:kongfuf)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传媒技术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