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房企救不了中超联赛,16家俱乐部濒临解散
房地产救不了中国足球
锌财经

文/孙鹏越

编辑/大风

欠薪、解散、托管,这似乎是中超联赛的主旋律。

中超联赛一直摆脱不了房地产商的“阴影”,在房企势力最猖獗的时候,中超16支俱乐部背后全部都有房企背景。被人戏称“房地产联赛”的中超,却也是最辉煌的时期。

随着房企大鳄一掷千金,里皮、贝尼特斯、卡纳瓦罗、保利尼奥、奥斯卡、佩莱等等一众在欧洲足坛声名显赫的大牌教练和超级球星,都被中超的金元足球吸引,登陆中超淘金。

英超迎来中东石油大亨,带来了全球关注量最高的体育赛事;中超迎来房地产巨鳄,最后却是一地鸡毛,潦草收场。

足球,恒大最好的名片

早在2010年,当时的恒大远没有现在的影响力,当时的房地产行业Top3分别是万科、保利和绿地,恒大最多排在第六名。更让恒大头疼的是自己企业知名度太低,除了业内人士以外,消费者完全不知道恒大是做什么的。

而当时的中超联赛正处于最低谷:假球、赌球、涉黑等等负面消息让足坛进入大整顿,多名足坛权贵沦为阶下之囚。国内足球的名声一落千丈,和臭豆腐划为等号。唯一能让中国球迷露出笑容的,就是春晚上调侃国足的小品。

别人只看到了中超联赛的衰败,而许家印却洞察到中超联赛背后的影响力。

 

恒大集团斥资1个亿,高调收购因打假球降级的广州太阳神队全部股权,将其改名为广州恒大。然后一掷千金引进巴西前锋穆里奇,这笔交易高达350万美元,是中超史无前例的身价;除强力外援以外,郑智、郜林、张琳芃等一众国家队主力都被重金挖来,让广州恒大仅用1年就重返中超,开启了恒大足球的霸主时代。

恒大一系列大手笔让它成为媒体报刊的常客,从名不经传到全国知名,恒大仅用了一年时间。许家印对自己神来之笔得意洋洋:“在中央电视台打广告的话,1秒钟大概15万元。我们一场球下来,有25家电视台现场直播,有300多家媒体报道。11个运动员穿着印上了‘恒大’两个字的球衣。一个半小时的直播时间,如果做广告,要多少钱?”

2011赛季,广州恒大升上中超以后,许家印完美诠释了“足球就是靠钱砸”的真理:斥资1000万美元,签下阿根廷国脚孔卡,仅一年时间就打破了穆里奇350万美元的转会记录。作为升班马的广州恒大,首个赛季就创造出44场联赛不败纪录,提前四轮获得中超联赛冠军,打破中超历史。这也是广州足球历史上第一次拿到顶级联赛冠军。

更令国人感到骄傲的是,在2012年3月7日,广州恒大的亚冠赛场首秀,5比1大胜韩国全北现代。一举洗刷掉国内足球“逢韩不胜”、“恐韩”的耻辱记录,就在当天,广州恒大成功登上每晚7点的CCTV,举国欢呼胜利。从那时候起,广州恒大成为了中超联赛崛起的缩影,让无数球迷成为它的粉丝。

而许家印的烧钱之路并未停歇,2012年,他亲手创造了震惊世界足坛的消息:世界杯冠军教练、欧冠冠军教练,马尔切洛·里皮正式出任广州恒大主教练。在里皮的签约仪式上,全国约百家媒体及央视高规格全程直播,让世界开始注意到中超联赛。

这位国内足球史上最大牌的主教练,他的年薪高达840万欧元,奖金360万元。这个年薪水准超越皇马巴萨拜仁等一系列欧洲豪门。

里皮不负众望,带领着广州恒大击败各路亚洲豪强,拿到了中超联赛史上第一个亚冠冠军。并且作为亚洲代表出战世俱杯,和欧洲冠军拜仁正面交锋。这也是第一次有中国俱乐部,出现在世界足球的舞台上。

王健林曾说:“投入足球不会让你赚钱,但可以给你带来影响力。”随着广州恒大卫冕中超、夺下亚冠、登陆世俱杯,为母公司带足了话题热度,甚至几度登上了CCTV。恒大地产也变得家喻户晓,年销售额从2009年的303亿元飙升到了2013年的1082.5亿元。

 

其他房企巨头迅速看穿了许家印的套路,万达王健林、绿地张玉良、富力地产张力、河南建业胡葆森、华夏幸福王文学、绿城创始人宋卫平、佳兆业郭英成等等全国前列的房地产公司,纷纷开始收购足球俱乐部、大量投入资金引进球员。

至此之后,中超彻底成了房企手里的足球玩具。

中超混乱,十年国家队惨淡

自2014年起,国内足球市场就出现爆炸式增长,球场上座率从400万人增长到800万人,翻了一倍。据2020年中超官方统计,全年共有16.5亿人在线上观看比赛。虽然“世界第六联赛”被网友叫嚷着凶,但国内足球还是一笔赔钱生意。

据统计,疫情之前,中超俱乐部的平均收入为6.86亿元,但引援支出、工资支出、设备支出等平均支出达到了11.6亿元,相当于每个俱乐部都在亏钱,赔本赚吆喝。每一场比赛,纯粹是房企的移动广告牌。

而作为有16.5亿人观看的转播费用,更是微不足道。疫情之前,全部中超的转播分成是仅为6500万,平均分给16个俱乐部仅有400万多一点。这400万的分成,还不到俱乐部外援年薪的三分之一。

单凭门票、转播费、球衣等周边商品,根本无力支持每年数亿的花销。中超联赛俱乐部就如同一个巨婴,全靠母公司输血运转。

 

2016年,恒大斥资超过42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3.2亿元)引进J-马丁内斯,签约4年,他的总年薪高达5000万欧元。也就是说恒大在一名球员身上投入了超过7亿人民币,相当于10年中超转播分成。而J-马丁内斯却水土不服,几年时间仅为恒大出场16次,打进4球,相当于每球价值1.75亿。

毫无节制地砸钱,只能带来球迷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却对国内足球起不到任何好的影响。

2011年,亚洲杯小组出局;2012年,世界杯亚洲预选赛小组出局;2015年,亚洲杯8强;2016年,世界杯亚洲预选赛12强;2019年亚洲杯8强;2021年世界杯亚洲预选12强赛,中国两胜一负,出线机会渺茫……

整整十年时间,国内联赛热火朝天,国外最好成绩仅仅是8强,这样的成绩显然无法让中国球迷满意。明明钱赚得多了,训练环境变好了,为什么球越踢越差呢?

 

问题就在于房企大佬急于求成,过于看重成绩,砸钱请来天价外援。那些外援们领着高额年薪、还霸占着前锋和中场核心的位置,中国球员只能充当“工具人”给外援们打下手。到了国家队没有外援们的支撑,中国球员水平暴露无遗;

在国内现有的训练体系下,根本无法培养出高水平的球员。想要提高,就需要学习日本韩国,将大量的中国球员送去留洋、旅欧。但以恒大为首的房企,它们的金元策略破坏了整个足球市场,导致中国球员身价虚高。本来水平就差,还身价高,彻底断绝了外国俱乐部引进中国球员的可能性。

这样病态的金元足球,最终引来了大整顿。

政策收紧,地产足球危机开始

金元足球这把火,足足烧了十年。到了2021年,房地产行业迎来管控最严最密集的一年,自身难保的房企巨头纷纷丢下手里的足球玩具,中超联赛热潮迅速冷冻,迈入生死存亡的严酷寒冬。

今年,足协明文要求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的单个财政年度总支出分别控制在6亿、2亿以及5000万人民币内,球员个人薪酬控制在税前500万、300万余120万人民币内,中超、中甲的外籍球员薪酬控制在税前300万欧元与150万欧元内。

同时,正式开始实施“俱乐部名称中性化”,要求球队名称不得含有其他法人或非法人组织名称,不得使用与俱乐部股东或股东关联方的字号、商号或品牌名称,也不得使用与上述相似的名称。

 

这两个措施直接打击了高薪外援,和拿足球做广告的房企们。狂热的金元足球开始降温,限薪令的出台让中超失去“钞能力”,各个球队的顶级外援纷纷离开;而“俱乐部中性化”则让所有中超球队,队名开始去企业化。

广州恒大改名广州队;山东鲁能改名山东泰山;广州富力改名为广州城;河北华夏幸福改名为河北队;上海上港改名为上海海港……

当电视转播台里,再没有出现恒大、富力、华夏幸福、绿城等房企名字,那足球就失去了作为广告的意义。资本们纷纷开始退潮。

不仅仅是场内因素,房地产行业也迎来政策收紧,楼市惨淡。作为被房企统治的中国职业足球,一旦房地产行业出现动乱,褪去了资本的光环围绕后,中超联赛就开始迅速陷入瘫痪。

刚拿到中超冠军的江苏苏宁,直接宣布解散,成了足坛笑柄。它背后母公司苏宁集团虽然不是房企,却和恒大紧密相关;

泰达集团宣布放弃天津津门虎,将俱乐部交于天津体育局暂领;

华夏幸福旗下的河北队开始出现欠薪,球员微博发帖向河北政府、河北体育局求助;

永昌地产的沧州雄狮、中赫置地的北京国安、卓尔的武汉队等等中超球队同样遭遇欠薪、解约……

 

据俱乐部上报经营情况统计,目前中超5家、中甲4家、中乙7家俱乐部面临经营困难并且无人接手的情况。如果赛季结束前,这些俱乐部还是没有找到下家,那么将有16家俱乐部濒临解散。

而作为8次中超联赛冠军、2次亚冠冠军的中超霸主广州恒大,它的处境更加险恶。

据第一财经报道,今年8月,广州恒大为了现金流,将自家的大球场以及配套公寓全部卖掉。这座造价43亿元的莲花大球场,仅仅动工一年就要全部拆除;紧接着广州恒大宣布解约主教练卡纳瓦罗,据悉他年薪高达1400万欧元(约为1.06亿元人民币),排名世界第八。

不仅如此,网络上还纷纷流传恒大将俱乐部剩余的运营费用全部收回;还要将俱乐部交给广州体育局托管,全面从球队撤资。

中超联赛,这个只投入却没有回报(现金流)的病态行业,最终迎来休止符。

 

房企和足球,究竟谁是谁的“毒药”,全靠大家自己心里揣度。如今房企的落魄,根本无力支撑起俱乐部的烧钱,中超联赛的下场只会是一场悲剧。

过去十年,房企利用足球影响力,实现了品牌与经济效益的双丰收。现在它们的潦草离场,空留一片混乱溢价的足球市场,将继续遗毒中超联赛。而亿万中国球迷心心盼望的世界杯,依然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传媒技术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