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狗血!81岁的河南富豪,怒“废”嫡长子
历史上,无数次皇权更迭的教训之一,就是不能早立“太子”。
锌财经

文/马良

万隆作风强硬,控制欲极强,对接班人这样重要的问题,更不会轻易放手。

历史上,无数次皇权更迭的教训之一,就是不能早立“太子”。

是否选择接班人,本质上是权力欲的问题。也就是说,看万隆是否舍得先放手。此外,选谁都无法保证结果。

人们惊讶于小说的离奇,却忘了小说源自现实,后者更加匪夷所思。

6月17日,先是万洲国际发布公告罢免万洪建执行董事一职,理由是“对公司财物作出不当攻击”,“无法履行作为董事的才能、审慎及勤勉行事的职责”。

一个月后,万洪建则自爆“父亲”于家不孝顺长辈、于公司不顾股东利益、于人情收割战友及友人股份。一幅父子恩断情绝,彻底决裂之态。

回过头来,外人才知道6月3日曾发生过一起不寻常的争吵。据悉,万洪建是去找父亲万隆商议事宜,“我听说你最近要提CEO,我想先私下与你交流,谈谈我的看法。”

不想,这句话惹怒了万隆,“你听谁讲我要提CEO,我没有跟任何人讲过,谁告诉你的?”据此可知,内部不稳或不和已经相当严重,以至于“人事安排被泄”“客套都不讲了”,称得上是势如水火。

万洪建忽略了此时最重要的是让“父亲”消气,而不是“揪着人事安排不放”。对一个家族企业来说,理顺前者是安置后者的前提,而非相反。

显然,万洪建犯的错误是致命的,“我不会讲出谁告诉我此事,重点是我想交流CEO人选问题,其他是次要的。”这话更是火上浇油。

果然,万隆当场就开始训斥万洪建,还骂儿子是“骗子”。最终,父子相争,两败俱伤了。

一时间,“内斗”“废太子”等议论传得沸沸扬扬,资本市场同样表达出了“不满意”。在万洪建被罢次日,双汇暴跌5.12%,市值蒸发近60亿。截至7月19日收盘,双汇每股下跌至28.26元,较去年8月最高65.65元,跌幅接近60%。

整体上来看,老的恋栈不去,小的急功近利;那么,发生此次变故后,家族企业的继承权究竟会落入谁手呢?一切还取决于万隆的决断。

但是,万隆已经81岁,比他年轻近50岁的张一鸣都“急流勇退”了。

而在此之前,海鑫集团传承事故,可谓殷鉴不远。彼时,其董事长李海仓于办公室被枪杀,年仅22岁的儿子李兆会仓促掌权,不到十年,将百亿资产耗尽,最终破产!

在选择接班人这件事上,万隆会不会重蹈海鑫集团的覆辙呢?

万隆没有接班人计划

如果避开公司发展这一点,家族企业掌舵人选择谁来接班,其实是个私人问题。说到底,万隆才是公司的开拓者和掌舵者。这是家族企业的特性,推到极端,是家产继承的特性。

万隆控制着双汇发展和万洲国际两家上市公司,市值合计达1800亿元。万洪建,作为万隆的长子,尽管今年52岁的他,具有继承权,但显然不是唯一接班人。

万隆作风强硬,控制欲极强,对接班人这样重要的问题,更不会轻易放手。据悉,万隆的强硬是烙在企业管理上的。根据《环球企业家》报道,双汇不合格的管理者随时有可能被“撤职”。

7月9日,在一则视频中有双汇员工表示,在万隆的管理下,双汇就有高管被免职,变成了普通工人。由此足见,万隆手腕之强硬;对这样一个人来讲,显然容不得有人“忤逆”,哪怕是“儿子”。

事情闹到这一步,万洪建已被斩断“接班”的可能性。当然,万隆可能也没想过真正放权,“权力的滋味让人深深着迷”。

1984年,44岁的万隆成为漯河肉联厂首位民选厂长,正是在他的带领下,企业从负债崛起成为世界500强之一。在去年《财富》中国500强榜单中,万洲国际以1662.7亿元营收排第67位,居食品行业首位。

因此,万洲国际是姓万隆的“万”。

对接班人问题,万隆长期不予明确表态。2013年,面对《环球企业家》的采访,时年73岁的万隆表示,尚未考虑过退休一事。对万隆来讲,高光时刻来得太晚,不舍得离开是情理之中。

今年7月16日,万洪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相似的观点,“万隆去年做了所谓的第十四五规划,打算再任职五年以上,没有接班人计划。”因此,万洪建离开未必不是幸事。

从万洪建角度来说,长久等待难免心态失衡,乃至酿成大错。历史上,无数次皇权更迭的教训之一,就是不能早立“太子”。在这种情况下,及早抽身,退可守进可取,实则更为有利。

比较麻烦的是,这一次万洪建是“破罐子破摔”,再无回旋空间了。反观万隆,其实态度一直非常明确,“不把双汇的销售额做到1000亿元,不会退休。”谁提接班人问题,就是谁不长眼!

万隆为何骂儿子是“骗子”

如果说让谁接班是私人问题,那么谁能接班就是个伪问题。首先,地球离开谁都会转,是否选择接班人,本质上是权力欲的问题,也就是看万隆是否舍得放手。

诸如形势不利等等,都不过是万隆不放权的借口。去年,万洲国际业绩上升的同时,净利润却创下新低,同比下跌29.4%。据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其营收为66.1亿美元,拥有人应占利润为2.93亿美元,同比下滑17%。

其中海外经营利润更是暴跌。万洲国际增收不增利,已经是长时段现象。这也意味着,万隆撤万洪建职是对其业务不满意的结论站不住脚。

2018年8月,万洲国际发布公告称万洪建被任命为执行董事、董事会副主席、副总裁。据悉,双方合约自2018年6月4日起,为期三年。今年4月,万洪建成功连任,但仅仅过去2个月后,万洪建被免职。

也就是说,如果是对万洪建业务不满意,那么万隆根本不必让万洪建连任,除非为图开心,才回头搞掉。

引起万隆警惕的,可能是万洪建的表现不仅不差,相反非常优秀。

万洪建是以高票成功连任的。6月1日,万洪建在股东大会中得票高达91.13%,而万隆得票率却一直在下滑。这无论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企业掌舵者,还是一个81岁的老人来说,冲击都不亚于一颗“原子弹”。

直白的讲,万隆帝国的管理曾已经出现分歧,不再是铁桶一片,不再是万隆完全的自留地了。这对老人来说,不仅是一场权力危机,更是一场信任危机。

这才有了前述万隆骂儿子是“骗子”之说。

这件事再闹下去,一个可能的结果是“废长立幼”。从历史上看,老人对小孩犯错的容忍度更高,小孩犯错叫淘气,成人则是“不成器”。

客观上来看,万隆也具备“立幼”条件。2015年,万隆孙辈如万子豪露面,遵循父辈路线进入家族企业。截至目前,万子豪算得上是“久经考验”。因此,万隆完全可能“立幼”,毕竟事都是他说了算。

职业经理人,是一条不错的路子

撇开权力欲,对万隆来说,确实已到需要确立接班人的时刻了。毕竟,谁来继承自己的事业,还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如果没有平稳完成过渡,那么即使万隆最后选出了接班人,也未必能镇得住场子,保得住自己辛苦打下的“基业”。对一个权力欲极强的人来说,同样难以忍受的是,自己的心血被“糟蹋”。因此,确立接班人势在必行。

首先,不论谁掌权,业务短期都难彻底改变。对90后特别是00后来讲,泡面基本从主菜单里消失,作为泡面伴侣的香肠,就更谈不上受欢迎了。这是结构性的变化,不以某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对万洲国际来说,子公司双汇的主业重新变成屠宰。从数据来看,2020年屠宰业营收占比已经增长至56%;要命的是,毛利率却远低于肉制品。然而,这却是不可违的趋势。

对万洲国际来说,可能最有价值的是自己的双汇品牌。随着消费升级,消费者对食品安全越来越重视,在大多数人不知道如何分辨的情况下,追逐品牌成为潮流。品牌价值将是双汇基业长存的希望。

在这种情况下,类似突然罢免“接班人”“父子相残”“宫斗”等情形,都是在消耗品牌的潜在价值,在自己挖自己的根。

从这个意义上讲,不管是万隆还是万洪建,都已不具备作为企业掌舵者的素养。企业传承的优劣,说到底是要看能否把赖以获利的关键资产顺利地交出去。

反观万隆父子,却在“合力”败坏自己的核心资产。某种意义上讲,万隆开除万洪建是对的,他确实不具备领导者应该具备的审慎德能,但万隆也该将自己开除,因为他同样不具备掌舵者所需的德性。

事实上,家族企业传承不止家传一条路,职业经理人也是一条不错的路子。这条路子的优势在于,能够突破家族传承中的人力资源限制,比如“后继无人”。对“不愿放权”的万隆来说,这可能是最好的出路。当然,这条路子会使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引出控制管理者的问题。

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的是美的集团。2009年,何享健退出日常管理后,由职业经理人方洪波接手,最终成功推动美的走上平稳上升通道,堪称相关领域的典范。

那么,万隆会选择职业经理人方案吗?抑或,他会选择“立幼”?不管怎样,防止祖孙重演昔日悲剧可能是关键。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功夫财经】(ID:kongfuf)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传媒技术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