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产业区块链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金融
自如再现“偷拍门”
烧出去的钱,终归还是要从租客身上赚回来。
锌财经

文/李万民

编/深海

“品质租房选自如”。

历经9年发展,自如已经成为“9年,9城,近50万业主、300万自如客的选择”,但在狂飙突进的同时,这句在租客群体中耳熟能详的广告语,却让一些租客觉得名不副实。

2月21日,上海两位女生搬入了从自如整租的二室一厅。7天后搬微波炉时,忽然发现在冰箱上方竟然藏着一个摄像头,而且还连着电。二人中一位网名“小猴子”的租客在当天晚上就联系了自如管家,结果自如当天的回复跟其后两次回复中,对于摄像头的说法每次都不同:第一次说是室外门禁摄像头;第二次说是养猫用的;第三次直接说买来就没用过忘记了。

事件在网络上被曝光后,自如客服微博回应称,“该摄像头为前任租客遗漏,安装目的是随时关注猫的状态,但因为设备问题一直未联网使用,搬家时因为疏忽未带走。目前我们已经积极协调处理,前任租客也会配合警方说明情况。”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自如第一次出现“偷拍门”事件。此前的2018年、2019年,均有类似事件被媒体广泛报道,事后自如还宣称,每套房源出租前,都会做配置清查,重点排查摄像头等侵犯他人隐私物品后再出租,类似事件却一再出现。

女租客称房间发现摄像头,自如三次回复各不相同

近日,自称自如上海租客的网友“小猴子”在网络发帖称,自己在上海自如整租房内发现不明摄像头,自如管家却让她不用担心。

“小猴子”自述,今年2月21日,自己和另一名女生搬入自如整租的2室1厅。7天后(28日)去搬冰箱上方的微波炉时,偶然发现冰箱上方藏着一个摄像头,当时还连着电。“小猴子”当天晚上就联系了自如管家,自如管家却让其不用担心,也没有上门检查,只是说“这是上个租客放在入户门门外的门禁摄像头,只有同一网络才能观看,他搬出去了就看不到了,没事的。”

“小猴子”又找了摄像头商家询问,商家的答复却跟自如管家的说法大相径庭。摄像头商家称,这个根本不是门禁摄像头,而是必须要接通电源才能使用的室内监控。“小猴子”将摄像头商家的说法向自如管家反馈时,自如管家却不再回复。

无奈之下,“小猴子”在两天后又找了自如客服,之后收到一位自称自如区域经理之人来电,告诉“小猴子”可以先报警。3月2日下午报完警后,区域经理跟警察都来了。警察查看后认为,由于摄像头不在卧室、洗手间之类的特殊地方,建议自如把摄像头拿回去自查。区域经理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上一个租客养猫,可能是为了看猫的,并在当天带走摄像头,表示回去联系上个租客。

3月3日,“小猴子”等了一天没等到区域经理的反馈,于是主动找区域经理沟通。这时,前一天将摄像头带走声称回去联系上个租客的区域经理,却表示没有联系到上个租客,第二天再打一个试试。

对于区域经理所称“没有联系到上个租客”,“小猴子”进行了质疑,自如注册租房登记信息有身份证信息、紧急联系人等,怎么会出现联系不到的情况。区域经理还是表示,除了打电话别无他法。对此答复,“小猴子”并不满意,要求对方联系。结果在半个小时后,区域经理就回电,联系到了上个租客。

“小猴子”称,区域经理转述上个租客的解释,摄像头买回来网络就坏了,修了一周网络,后来就把摄像头忘记了,还说可以通过警察看一下小米账号里有没有储存视频。“小猴子”对所谓“查小米账号”的解决方法显然不认可,“我们两个女孩的隐私谁来保证没有被拍到或泄露?”

“小猴子”重点提出三点疑问:第一是关于摄像头的来历用途,为什么关于摄像头一次一个说法,刚开始说是室外门禁摄像头,第二次说养猫用的,第三次说买过来就没用过忘记了(“小猴子”认为,摄像头的新旧程度根本就不是没用过的程度);第二是关于自如方面的态度,“为什么一天电话都打不通,我说要寻求别的帮助就打通了?”;第三是关于两个女孩的隐私,“我怎么知道给的小米账号到底是不是摄像头的账号,或者有没有保存在手机上把记录删除了?”

“小猴子”表示,整租就是为了注重隐私,两个女孩整租在家里肯定不会注意很多(有时候可能穿的很少也会换衣服)。现在是网络时代,希望大家理解自己的心情。

此事经由媒体曝光后,自如客服在微博上进行了回应称“该摄像头为前任租客遗漏,安装目的是随时关注猫的状态,但因为设备问题一直未联网使用,搬家时因为疏忽未带走。目前我们已经积极协调处理,前任租客也会配合警方说明情况。”目前,该条微博已被自如客服删除,最新的一条微博是社区业主对自如管家的表扬信。微博下方有两条评论,一条在怀疑被表扬的自如管家占比;另一条自称自如楼下业主,在反应“自如租客房间漏水,自如不管”的问题。

自如“偷拍门”已非首次, “重点排查”仍然再现

自如的“偷拍门”由来已久。

2018年10月,呦呦鹿鸣一篇《自如房里的偷拍摄像头》刷屏。当年4月份,一对北漂夫妻以3290元月租通过自如租了一个客厅改出来的隔断间。一直住了5个月后,9月11日晚上在卧室休息时,丈夫小C发现床边的插座上竟然有一个像是针孔摄像头的东西。第二天报警后,警察果然在里面发现了偷拍设备,并将自如管家一起带走接受调查。

后来的调查结果中,偷拍设备上有16G的存储卡,可以远端登陆,也可以远端下载存储,还可以不间断录制。呦呦鹿鸣报道,当小C在事发后找自如的一位总监沟通此事时,对方却表示:此事与自如公司没有关系。一个月后,小C联系呦呦鹿鸣进行了报道,并引发大量媒体转载。

自如当时回应称,高度重视,公司安全中心第一时间成立工作组配合警方对此事进行立案侦查。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自如还表示,对新收及二次出租房源的装修配置均有严格流程和系统管控。此事发生后,公司安全管理中心会同品质管理、装修配置、租期管理部门对相关环节进一步梳理、排查隐患。

2019年4月,呦呦鹿鸣再次对事件进行了追踪报道。此时,因为证据不足,犯罪嫌疑人已经被释放了,而小C联系自如,未达成和解。

随后,自如又曝出偷拍事件。

小马和小张是一对情侣。2019年4月,两人开始在自如租房居住。10月27日晚,小马因为天气变冷,想要从衣柜上方拿下冬季棉被时,突然发现了一段 “电线”。电线一端连着一个电量满格的白色充电宝,另一端则像是一个针孔摄像头,正对着小马和男友的床铺。此时,二人已经在此房间居住5个月。

小马立刻联系了自如管家,提供了针孔摄像头的照片等信息,并拨打110进行了报警。随后,两人将针孔摄像头和充电宝交给警方,后者展开侦查。

据中国经济网报道,第二天中午,自如管家带着一位专家到来,检查房间后告诉二人,未在公共区域发现其它针孔摄像头。但目前这个房间已不适合再居住了,自如可为两人提供免费换租以及3天的酒店费用。不过,小马和小张出于安全疑虑等因素,已经不愿意再住入自如所提供的房间。二人对自如管家的处理也有些怨言,尽管已在第一时间告诉管家,管家却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来了解情况;且在两人还不知情的情况下,管家已经在自如App上“录入解约信息”。

最终,宝山公安分局查获,犯罪嫌疑人为另一个合租者李某(男,30岁)。其交代,自己为满足私欲,趁二人不在期间安装了摄像头,当晚就被小马发现了,并未拍到隐私内容。而另一个问题仍然没有公之于众,密码锁的密码只有小马、小张自己知道,嫌疑人到底是怎么进入二人的房间的?问管家,管家也说不知道密码。

这次实锤的“偷拍门”事件发生后,自如官方表示,公司接到租客电话后立即成立紧急事件处理小组,积极配合警方寻找线索并安抚租客情绪。通过排查,确认犯案嫌疑人非上海自如人员。自如官方还称,每套房源出租前,都会做配置清查,重点排查摄像头等侵犯他人隐私物品后再出租。“强烈谴责这种非法侵害公民个人隐私的行为。请大家提高安全意识,如发现可疑线索,可以向公司举报。公司会全力配合警方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

然而,“重点排查”的摄像头,还是出现了。

律师:自如未尽到管理义务

本次“偷拍门”事件中,租客在所租自如房间内发现摄像头,尚没有实锤是否偷拍到画面,自如、摄像头安装者是否要承担一定诸如“侵犯隐私”的责任?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亚向雷达财经表示,需要根据事实情况来确定是否承担责任。如果房间内的摄像头是上一个租客故意安装拍摄其他租客的,这种情形下,摄像头安装者要承担侵犯隐私权的责任;自如作为收取服务费,提供管理服务的中介方,未尽到管理义务,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

如果真的因房间内安装的摄像头造成租客隐私泄露,自如、摄像头安装者分别要承担什么责任?李亚表示,在自如与租客签署的租赁合同中,如果约定了相应的管理义务,则自如的行为属于违约行为和侵权行为的竞合,租客可择一主张;摄像头安装者侵犯了他人的隐私权,可能会视情节承担民事责任、行政责任甚至刑事责任。

疫情期间被指“两头吃”

自如以“品质租房”闻名,其广告语为“品质租房选自如”。公开资料显示,自如是链家内部于2011年5月24日启动的创业项目,其官网显示,发展至今,已经是“9年,9城,近50万业主、300万自如客的选择”。

但随着市场地位日益巩固,自如的“品质”也被质疑。

“自如管家在签约之前都很热情,会给你不停推荐房源、带看。但只要签约了,再找可就难了。”一位自如租客小吴(化名)向雷达财经表示,自己去年在自如租房的时候,曾经让管家带看过几次,感觉服务也确实挺热情的。后来因为带看过的房子,总是很快就被别人抢走,于是没有继续带看,直接在App上联系到管家,看了下房间视频和图片后立刻就签约付款了。本来想着签约后再让管家带着看看是否有什么问题,但过了一周再联系时,管家却说在忙没时间,让自己去看就行了。搬家时没有小区大门的钥匙(业主有钥匙,大门时开时关,平时只有小门通行),搬家的车到不了楼下,管家也推脱解决不了。

“签约完后,你这一单已经完成了,管家该拿的钱能拿到了。自然要赶紧去找还没有签约的客户。”有租客表示。

管家步履匆匆,背后的自如也在追逐盈利的道路上行色匆匆。长租公寓普遍亏损严重,过去两三年的时间里,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者不胜枚举。即便是公寓管理规模曾达到行业第三(50万间)的蛋壳公寓,也在去年的爆雷潮中轰然倒下。自如虽然背靠房产中介巨头链家,公寓管理规模达到行业第一,但盈利仍是难题。

去年疫情期间,自如一度被曝出要求业主“降房租”,要求租客“涨房租”两头通吃的情形。此外,除了被查出摄像头,自如还曾被曝出甲醛超标、喝马桶水、房屋漏水多起负面。

2020年初,自如CEO熊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对于自如这样一个创造了巨大价值的商业行为,如果本身无法赚到钱,那不是行业的问题,而是企业的经营管理出现了问题。究竟怎么赚到钱?有行业分析人士认为,烧出去的钱,终归还是要从租客身上赚回来。但如果租客本身的利益得不到保障,“品质租房”之时不知道是否还会选择自如。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雷达财经】(ID:leidacj)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传媒技术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