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产业区块链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金融
趣店到底缺什么?罗敏“烧”出未来?
逆风局,不全是坏事!
锌财经

文/蓝湛

不再撤回,成为2020的年度关键词。

想来,趣店的2020更有些五味杂陈。

12月14日晚间,趣店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总收入8.49亿元,同比下降67.2%,净利5.92亿元,同比下降43.2%,经调整后的净利润同比下滑45.7%为5.76亿元。

2020寒冬

当日,趣店股价下跌6.02%,报收1.25美元/股。截至美东12月21日收盘,股价1.23美元,市值3.1亿美元,相比2017年上市初始的35.4美元高点,市值已蒸发96%。

事实上,早在2018年四季度,趣店业绩就已剧烈下行:2018年第二季度营收22.4亿元,第四季度跌到18.0亿元。

2019年出行回暖,第三季度营收达到高点25.9亿元。此后又一路下滑:2019年四季度开始,随着互金政策收紧,趣店也收缩金融业务,当季净利下滑83%。

2020年一季度,趣店营收首次腰斩,降到9.58亿元,且出现上市以来首亏,净亏4.87亿元,降幅151%。且本年三个季度营收同比持续大降,分别为54.3%、47.4%、67.2%。

何以如此巨震?

细分看,趣店主业包含了融资、贷款便利化、交易服务相关收入;副业包含销售、销售佣金,这一部分收入主要来自万里目。主业部分贡献七成以上营收。

而2020第三季度主营收全面下滑:融资收入4.87亿元,同比降38.9%,报告称是由于资产负债表内贷款余额减少;贷款撮合收入1.77亿元,下降69.6%,系表外贷款交易量减少;交易服务和其他相关收入660万元,更下降99%,因开放平台交易量大幅下降。

趣店创始人罗敏称,介于互联网借贷监管趋势,公司第三季度审慎对待现金贷业务。

所言不虚。数据显示,趣店除汽车金融外的贷款业务在贷余额64亿,环比下降34.5%;开放平台交易服务的在贷余额为69亿,环比下降29.6%。截至9月30日,贷款类业务的在贷人数约为410万,环比下降18.2%。

但这种主动也有无奈之意,面对监管趋严的大环境,趣店自身漏洞才是关键。

2019年以来,互联网金融监管力度强化,监管框架也不断确立完善,高息现金贷、“砍头息”、暴力催收、校园贷、用户隐私等都被画上了法律底线,这对往期灰色游走、粗放经营的趣店影响巨大。

数据说话,截至2020年9月30日,趣店累计注册用户数8125万人,服务用户数环比下降18.2%至407万人,而2020年一季度这一数字为570万人。

疫情消散、经济复苏,用户却不增反降。这种逆流之态,显示不是好消息。结合业绩大滑、用户下降、主营收受挫,趣店的2020寒冬,确实来的猛了些。

大起大落 风口折戟

主营业务卡壳,如何打开新的发展之门?

趣店把目光投向了一个个风口。

首先是汽车业务。

2018年1月,大白汽车正式亮相,在罗敏计划中,大白汽车要在2018年卖出10万辆,成为全国汽车零售商的TOP5,再过几年,销量达到200万辆,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售商。

在罗敏看来,这是打破互联网固化流量格局的绝佳时机,通过大规模的资产投入,收割汽车领域的流量。

也基于此,大白汽车迅速规模扩张,截至2018年第一季末,大白汽车在全国各地开设175家线下自营门店,招募员工超过660名。

然这个全球最大,终究还是错付了。

2018年8月,趣店与支付宝合作协议到期,大白汽车也失去流量入口;加之金融合规、趣店融资受阻,大白汽车经营压力凸显,打法自然粗放起来。

时至今日,依旧可在黑猫投诉上查到大白汽车相关投诉,如霸王条款、售后服务、车价包装、恶意拖车等等。

趣店2018财报显示,主要来自大白汽车的销售收入21.7亿元,但成本高达27.4亿元。最终,2019年5月20日,趣店正式暂停大白汽车业务。

2017年底,趣店CFO杨家康曾豪言“我们资产负债表上有逾90亿元现金”,而截止2019年6月30日,趣店账面现金余额仅约26亿元,现金储备损耗近70%。

学费之惨痛,可见一斑。

实际上,除了大白汽车,趣店还尝试过K12教育项目"趣学习"、校友社交项目"相同same"、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等等,但最终都无疾而终。

跨界小能手接连折戟,自然也损耗着各方信心。趣店逐渐变得孤立无援,投资人减持、抛售情况轮番上演。

中国基金报报道指出,截至2018年3月31日,除罗敏持股保持不变之外,包括杜力(凤凰祥瑞实际控制人)、昆仑万维、曹毅(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在内的第二、三、四大股东已分别累计减持139.32万股、176.47万股、182.03万股。

2018年4月24日,联络互动公告:当前持有趣店1258.87万股,拟适时出售股份。5月23日,昆仑万维公告:将根据市场行情择机处置持有的5560万股趣店股份。

终于,蚂蚁金服也对趣店关上了流量大门。

2018 年第三季度,趣店启动开放平台计划,做起To B生意。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指出,所谓开放平台,即趣店为金融机构和互联网流量场景App搭建的对接平台。

这一次趣店看似押对了宝。趣店2019年报显示,一季度,开放平台业务收入1.59亿元,营收占比7.6%;二季度收入3.98亿元,环比增长150%,营收占比升至17.9%。

2019三季度,开放平台达到顶点,营收9.93亿元,环比增长149.5%,收入占比38.3%。利润占比更达90%。

但这也是最后的高光时刻。伴随监管即、竞争等多因素,颓势也很快显现。趣店2019第四季报显示,开放平台业务营收6.49亿元,环比下降34.6%。2020年一季度,营收更降至-1.5亿元,同比降幅194.34%。

不难看出,开放平台业务的兴衰,正是导致了开文趣店业绩的大起大落。

第九次创业 能否“烧”出未来?

风光、黯淡快速切换,也促使创始人罗敏再次转型。

2020年三月,趣店推出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

罗敏将此称作自己的第九次创业。

九九归一,这次能拯救趣店吗?

前瞻产业研究院《2020年中国奢侈品行业市场现状及发展前景分析》显示,2015-2018年,中国奢侈品市场规模(不包含海外消费)持续增长,已达1700亿元,预计2025年市场规模将突破4000亿元。

仅从千亿级赛道看,罗敏有战略眼光。问题在于,看看强敌环伺,这个入局门槛也很高。

实操看,万里目不仅喊出"百亿补贴 "、"正品保障"、"低至 5折"、"假一赔十"的口号,直接对标天猫、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巨头。还高调找来赵薇、黄晓明、雷佳音、郑凯、贾乃亮5位明星代言人。

高频撒钱,迅速起量、追逐规模之心溢于言表。然电商赛道早已进入品质体验的下半场。

声势造的再好,如基本功不稳也无济于事、甚至适得其反:短短上线数月,和大白汽车类似的舆论漩涡便包裹着万里目,“假货”、霸王条款、虚假宣传、强制取消订单、拒不退换等等质疑。截至12月22日19时,黑猫已有463条相关问题投诉。

粗放经营、一味追逐规模体量,这与曾经的大白汽车是否相似?是否又是一场豪赌?

等待时间作答。

但可肯定的是,电商看似蓝海,专业性也很高,尤其是高端电商更考验口碑体验、企业基本功。如果罗敏的第九次创业一味烧钱,是烧不起来的。

持续烧钱后,趣店第一季度账面现金只剩15亿元。尽管如此,今年6月份,趣店依然大方拿出1亿美元来投资寺库。

足够决绝与豪横,但是否高估了寺库的江湖地位呢?

细观,上市三年不到,股价一路狂跌,寺库资本故事也并不响亮。股价从13美元的发行价滑到如今的2.54美元,缩水80%。

尽管寺库保持盈利状态,但对电商而言增长空间更为重要。2019年财报显示,从2019年第一季度开始,寺库GMV增速呈下跌趋势。季度增速持续下滑,四季度13.8%的增长大幅低于此前水平。

押宝动作不止于此。

趣店集团投资者关系副总裁祝祺表示,“鉴于今年宏观经济和整体信贷周期的不确定性,我们一直坚持保持严格的信审标准,同时,继续努力探索新的市场机会,包括但不限于儿童素质教育行业。”

话落没多久,趣店火速上线"万里目少儿"。

据悉,"万里目少儿"App,需配合线下门店——万里目少儿成长中心进行使用。后者是一个次世代素质教育智能综合综合体。

换言之,趣店此次进军儿童教育是线上线下同振,深耕差异化之心值得肯定。

但这个赛道,同样是红海血拼,烧钱、亏损是常态。

截至2020年9月30日,趣店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人民币14.891亿元(约合2.193亿美元),限制性现金人民币1.416亿元(约合2090万美元)。

那么,趣店有多少腾挪空间、资金能“烧”多久呢?

教育是一个慢产出、重体验赛道。这次趣店能否耐得性子去做?作为跨界者如何做出差异化特色?专业性几何?

一系列问题等待罗敏回答。

诚然,对当下的趣店而言,迫切需要一次成功转型,以期提振内外信心。然风口故事,并不好讲。越着急,或越钓不到鱼。

趣店到底缺什么?

现在有多尴尬,曾经就有多高光。

公开资料显示,趣店,原名趣分期,成立于2014年,因风口及人脉背景,成立不到半年的趣店即获源码资本、蓝驰创投等机构千万美元级投资;

2015年到2016年间陆续获得蚂蚁金服、昆仑万维等投资并接入芝麻信用;

2017年,趣店奔赴纽交所上市,成为互联网金融第一股,股价一度高达35.4美元,市值115亿美元。

彼时,趣店被誉为国内"最会赚钱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三年上市、身价百亿”的故事,也被投资人周亚辉津津乐道。

然高光时刻,也是危机潜伏时刻。

2019年4月12日,趣店官网发布公告称,回购昆仑万维持有该公司的全部1817.39万股股份。

2019年4月30日,趣店集团向美国SEC提交的资料显示,蚂蚁已不再持有趣店相关股份,双方不再续签合作协议。趣分期也退出了支付宝的应用界面。

支付宝撤出,无异釜底抽薪。

营收下滑、由盈转亏、业务不振、股价下坠......一系列难题陆续出现。

同时,互联网金融监管也日益强化,趣店业务量骤降、利润暴跌,从最会赚钱的神坛跌落。

大起大落,有何反思呢?

招股书中,趣店曾有这么一段话:,“蚂蚁金服在各个方面为我们提供经营服务,如果蚂蚁金服所提供的该服务由于任何原因受到限制、禁止、缩减、效率低下、价格上涨,或是导致我们的借款人无法使用,我们的业务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字斟句酌,是否暴露出趣店业务的不稳定性、核心竞争力薄弱。靠人不如靠己,何况这么大的上市企业。

这也是趣店6年起伏、高光坠落的一个关键基点。

细梳发展历程,乘着互联网金融风口,从校园贷到分期购物贷,受益于资本加持、蚂蚁流量喂养,加之行业监管空白期,其快速壮大崛起,直至站上美股聚光灯下,时运可谓成功的一大重要因素。

然好运终究有不确定性,伴随监管收紧、风口骤停,往日喧嚣归于静寂,粗放之态也就露出了问题底裤。

大潮褪去,方知裸泳者。细品此言,趣店到底缺什么?是否应是趣店亦或罗敏的一个灵魂考题。

下坡路与涅槃重生

也许,相比创业、跨界,趣店“未来”及变数还在主营落脚点上。

今年上半年,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出台,修改了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相较于过去的24%和36%大幅下降。

这意味着,主业现金贷的趣店利润空间越来越小,而风控门槛越来越高。

据金融观察兵消息:趣店风控部门分为数据分析和技术建模团队,一共不到10个人。而同业上市竞品动辄百人团队。

已有信号警钟,比如逾期率。据零壹智库统计,在7家披露相关信息的企业中,逾期率多数出现不同程度上升。其中趣店逾期率较360金融、乐信、信也科技等互金平台要高些。

行业分析师郝瑞表示,逾期率,是持牌机构放款的重要指标。目前包括趣店在内不少互金平台都在做撮合放贷业务,对持牌机构争抢激烈。而趣店逾期率高于同行,必然再竞争重处于劣势。本季度其贷款撮合业务、开放平台业务营收下降或与此有关。

不难看出,四处出击、追逐风口的趣店看似风光,实则压力焦虑多大只有自知。

不过,这也不全是坏事。下坡路、逆风局不好走,却最修定力、最吃魄力、能练细功、沉得真功。

想来,趣店、罗敏的涅槃重生或即在于此。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首财研究院】(ID:shoutiaocaijing)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传媒技术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