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产业区块链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金融
快递小哥被困在GMV里
快递是电商的核心竞争力,又便宜又快,似乎不存在。
锌财经

文/朱晓宇

编辑/饶霞飞

“这个双11我所有不愉快的购物经历都是菜鸟驿站给的!” 

“通达系送的快递大多不派送上门,打电话也没用。联系快递员,人家还告诉我说,在马云的淘宝购物就该放在马云的驿站。”在经历了双11的购物狂欢后,住在北京通州的汪琪说她所有购物的快乐都被快递冲击掉了,她双11购买了数件商品,由于必须去菜鸟驿站取件,汪琪已经有几天下班后在驿站排队半小时以上取件。“下班已经很累,再排队取件,回家以后,累得乐趣全无。” 

但部分在淘宝购物后的快递不再派送到家里,而是直接存放在菜鸟驿站,并不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汪琪观察到,最近一年来,不送货上门的快递已经越来越多,全部堆放在菜鸟驿站。 

汪淇所在的小区驿站正在转让门店,打听之后才知道是要换一个更大的底商,她认为这不是一个很好的信号。“可能之后的快递更加不会送货上门。如果是偶尔投放驿站也能接受,但是现在快递几乎全部扔到驿站,根本没有时间去取,我有一件生鲜在驿站放了3天,拿到的时候已经发臭了,而且只要是去拿快递,仅排队就要耗费半个小时。” 

汪琪的遭遇越来越多地发生在消费者身上,一位知乎网友发帖称:(菜鸟驿站)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口号喊得响亮。淘宝买东西的时候给我推送了几个菜鸟驿站,我就选了离我0米的驿站,因为我刚搬到那儿,就没有去验证,后来发现这个驿站离我好几公里远,还要坐公交去拿,确实把我最后一公里的方便解决掉了。” 

但对于不再送货上门这件事,快递员及快递从业者认为自己也是“背锅侠”,在他们看来,他们也是受害者之一。 

燃财经跟进了北京通州、海淀、朝阳,河北燕郊等多个区域的快递员及快递从业者,对于不送货上门这件事,他们也有自己的委屈。快递小哥张然向燃财经解释,“快递量暴增,人手不够,每天工作到晚上十二点,只能睡几个小时,但依然送不过来。” 

据多位快递小哥表示,从去年年中开始,他们网点的送单量开始越来越多,每天的送单任务也相应地越来越多。 

让快递小哥们感到更不愉快的是,工作量涨了,派送单价非但没涨,反而降了0.3元,调整后,他们的收入大幅减少。他们所在的快递网点也慢慢流失人手,最终的结果便是来不及送出去的快递也越来越多,“放在驿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张然告知燃财经,通达系的快递公司以加盟为主,加盟网点是自负盈亏,今年快递公司打起了价格战,很多成本都被网点分摊。而快递员是网点直聘,他们和网点属于一个利益共同体,网点的收入下滑,老板们挣不到钱,自然也会相应地调整快递员的薪资。

排队取快递的用户 图 / 燃财经拍摄 

实际上,不仅仅是快递员,快递公司的加盟网点也出现了收入下滑的情况。不久前,多家媒体曾报道,不少快递加盟网点出现倒闭的情况;有的网点亏损巨大,老板发不出薪资,甚至选择直接跑路。 

过去五年,中国电商行业保持了不下于17%的增长率,不论是天猫还是京东,每年双11的GMV都刷新着历史记录。然而快递行业却出现了业务量上升,但是净利润下滑的情况。 

今年9月,韵达业务量为14.63亿票,同比上升64.94%;申通业务量为8.6亿票,同比上升18.62%;圆通业务量为12.17亿票,同比上升50.06%。但是据目前已公布的三季度财报显示,申通和韵达的净利润分别下降了99.53%和47.83%,只有圆通录得小幅增长,但同比也仅微增0.69%。美股上市的百世快递和中通尚未公布财报。 

净利润的下降,则来自于快递公司之间的价格战。在快递公司的营收构成中,主要收入来自于B端大客户,C端用户贡献的营收占比较小。虽然C端快递单价每年都在上涨,但B端快递单价却累年下降。根据2020年上半年财报,6家物流企业快递业务的单票价格均下滑超过20%,其中顺丰单票价格下滑22.18%,中通下滑21.86%,韵达下滑28.48%,圆通下滑25.23%,申通下滑21.34%。 

北京某区域的一位仓管负责人向燃财经表示,“所谓价格战就是以价换量,虽然量在增加,但是单价利润在减少。只有当整个行业剩下少数两三家快递企业时,才可能恢复到良性。” 

快递公司打价格战的背后,是为了承接到更多的电商快递件。对于电商平台而言,压缩物流成本、让利给商家和消费者,才能刺激生产和再消费,平台和商家才能双赢。不过,物流也是电商的核心之一,配送体验不好,最终还是会抑制用户的购物欲望。 

中国快递协会副秘书长邵钟林向燃财经表示,“过去十年,中国快递的平均单价每年都在递减,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电商利用市场垄断地位压价快递总部,快递公司为了拿到更多的电商件,每年都会调整快递单价,而这些成本基本上都被转移到了快递公司的加盟网点身上。这种不良的竞争方式,导致京东、顺丰这样以直营为主的快递巨头公司也开始降低单价了,可见通达系快递公司的竞争压力。”

变化

“派送订单太多,今天会晚点送到。” 

接完客户的催件电话,北京一站点的韵达快递员张明明必须加急脚步派件,完成今天的配送任务。如果无法完成,系统会对之作出相应的罚款,再加上前两天没有完成的任务,数次累计下来,相当于一天的辛苦奔波都付之东流。 

最近一年,快递越来越多,这是张明明从事这一行三年以来最直观的感受。在2019年上半年之前,他每天的配送任务在150件左右,算上揽件量,每天能够行有余力地完成配送任务,还能拿到公司评比的奖金。但是从2019年6月以后,每天从他手里送出的快递数量明显增多,从160件、180件,涨到现在旺季时候的300件。今年双11的派件数字更过分,他每天的派送单量已经超过400多件。 

张明明也从之前的悠闲,切换为现在紧绷的状态,因为稍微一放松,这一天的配送任务就无法完成,不仅拿不到奖金,还会被扣工资。在2019年以前,也没有这么大的处罚力度。 

现在每天一想到配送任务,张明明就有些头疼。一个人只有两条腿,一天只有24小时,无论如何也送不了400多件。张明明给燃财经算了一笔账,每天6点出发,半个小时到分拣中心,半小时装车完成,半个小时返回网点,再分批配送,上午十二点之前也只能派送80多件。中午,他还要二次前往分拣中心拉货,依旧有一个半小时浪费在非派送的路上,这些都是节省不掉的时间。

快件变多,不止是直观的感受。根据国家邮政局预测,11月1日-16日,全行业处理的邮(快)件业务量将达57.8亿件,同比增长47%左右。其中,11月11日-16日将出现旺季峰值,预计日均快递业务量达4.9亿件,是日常业务量的2倍。而今年双11,阿里的战绩为4982亿元,远超去年的2684亿元,此外还有京东、拼多多、唯品会等电商平台的成交数据也在同步增长。 

在这个背景下,快递员的招聘需求也在提升。去年,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9年快递市场监管报告》显示,2019年快递业从业人员已经超过300万,但是300万的快递从业大军依旧满足不了市场需求。不久前,58同城发布的快递员就业大数据显示,今年10月,快递员招聘需求环比提高16.11%,北京快递员招聘需求位居首位。 

另一位圆通快递员周斌也表达了同样的困扰,激增的快件量,越来越大的从业缺口,以及完成不了的配送任务,成为了一个死循环。2020年年初,因为剧增的快递量和不合理的处罚措施,他所在网点的30多位快递员流失了20多位,最后只剩下7位老员工,而新的快递员流动也很大。 

“以前晚上六七点就可以下班,现在如果每件快递都要送货上门,每天工作到晚上十一二点是常态。”周斌说,今天双11的订单量比往年都多,从11月1日开始,下班时间不会早过凌晨一点,下班之后快递员还要前往站点分拣,为第二天的工作做准备。他向燃财经表示,今年双11期间,快递公司为了提高效率,开始从分拣中心直接派摆渡车运送快件到网点,让快递员专心派件。 

周斌向燃财经展示,他11月11日其微信运动步数显示为5万步,是有史以来的巅峰数值,而他日常的步数只有两万多步。 

一位刚入行半个月的中通快递小哥就被高强度的劳动力吓到,刚开始,他被快递行业的工作简单、收入高薪的“传言”所吸引,现在他打算干完11月份的最后一票就走,因为几天前提离职时,老板为了挽留他许诺了1万5千元的月薪,这份诱惑让他觉得还能扛一个月。快递小哥说,“刚开始送快递还感觉很煎熬,现在完全靠着本能在工作,机械性地重复动作,灵魂早已经飞出了肉身。”

矛盾

明明非常明确地感知到,从2019年开始,客户对投递的标准要求越来越高,公司对快递员的服务要求也越来越高。为了能提高客户满意度以及最少数量的差评,他会尽量满足客户要求,如单独送件、规定的时间内送达、拒签快递追回再送达等,这意味着他的劳动强度将会被大大提高。

但即便如此,客户的满意度依然在降低,针对快递的投诉也越来越多。在黑猫投诉上有效投诉将近300万条,其中与快递有关的占到14.3万条,占比为4.8%。2020年第三季度,湖南省消委共受理邮政快递业纠纷案件同比增长了54.65%。消费者反映的主要问题有:包裹投递不及时,送货不上门;未经消费者同意,擅自将快递物品投放至快递柜;投递安全性不强,存在包裹损坏、丢失等现象。 

10月31日,因为快递没有被按时送达,张明明收到了一单300元的投诉处罚。据张明明表述,当天一位客户打来催件电话,要求在其9点30出门赶飞机之前送到,否则差评。而这件快递本应该在30号送达,但因为物流和分拣进度被耽搁在了运送途中,快递员作为配送的最后一个环节,在接到这件快递后,也只能尽力送达。 

但是张明明对燃财经表示,快递员每天要分批次派送,一个是早上到中午,一个是中午到晚上,因为这两个时间是仓库物流分拣完快递后,快递员去网点取货的固定安排,也就是说,他必须要在早上九点半之前完成从仓库取货到运输配送的全部环节。按照以往的常规操作,这几乎不可能。 

不过他还是早早地赶到仓库,争取早点装车,以最快的速度运送到站点再为客户派送。无奈堆积的快递就像一个山头,等到这批全部装车拉货都已经七点多。9点20分,眼瞅着最后的期限将至,张明明再次收到了客户的催件电话,得知张明明离送达还有二十分钟,对方果断作出了投诉。 

其实张明明估算过了,即便按照三轮车最快的迈数一路闯红灯,再加上进小区、找快递、锁车和爬楼梯的时间,最快送到客户手里也得迟到8~10分钟,所以很大程度上这个投诉是收定了。即便申诉的理由很充分,但是因为这单投诉,张明明当月的奖励还是被扣除了,理由是“没有保障客户的满意度”。

“无奈”,这是张明明从事快递行业三年来最大感受,奇葩客户和奇葩老板的要求太多,让他的薪资被动缩水,几次处在情绪崩溃的边缘想辞职。 

据淘宝物流客服表示,消费者的一单投诉会让快递员损失300元,并且还有加罚机制。这个加罚机制也会影响快递员的整体收入。

图 / 燃财经截图

而张明明跟消费者的矛盾在于,所处的立场不同,观点也不同。在微博上,有关#快递员未按消费者意愿投送可投诉#的话题已经达到1898.5万的阅读,不少网友发帖称,快递员不送货已经违法违规,不送货上门就可以投诉。2018年5月施行的《快递暂行条例》,是他们要求送货上门的依据。 

《快递暂行条例》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意味着快递员拒绝送货上门属于违反规定。

图 / 燃财经截图 

在圆通工作了三年多的快递小哥周斌也有同样的感受,“2018年的时候,很多快递不会送上门,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默认的常态,但是现在就连把快件放在丰巢,客户都不愿意去取,都要求送货上门。1元1件的派送费还得要送到家,如果投递的时候家里无人,还得等客户到家再进行第二次投递,这样真的很累。” 

不仅客户越来越挑剔,老板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周斌表示,他所处的快递网点从没强调过要“送货上门”,事实上因为人手不够、单量越来越多,快递网点要保障不压仓也会默许不送货上门的“潜规则”。 

可是一旦被“没有送货上门”的理由投诉,不但系统扣钱,也会影响快递员当月在公司内的评分考核,影响奖金的发放。周斌表示,“因为菜鸟网络对快递公司有严格规定,每一单差评和投诉都会影响了快递网点在整个评比体制上的名次,评分的降低自然也影响快递网点的收入。” 

除了投诉之外,周斌还背负了“KPI”,如果完成不了当天的派单量,快递小哥也会被系统监测到并罚款。因此完成派件量和保障送货上门,成为了快递员们无法兼顾的矛盾点。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周斌和他的同事们会先优先派送已经在系统中标注过的“难缠”客户,送不过来的快递会放到菜鸟驿站或丰巢快递柜,如果客户打电话要求送上门,再另外取出派送。周斌说,“终究是快递员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采访当日,周斌为片区的客户配送一台冰箱,本来这件是应该由大件组的同事来完成,但因为人手不够完成不了,周斌临时顶上帮忙,送到之后客户先不着急签收,周斌和同事被要求先换掉旧冰箱,再把旧冰箱背下楼扔掉。这一天,仅是在这件派送上,周斌就花费了近半个小时,当天的派件任务他也没有及时完成,只能将剩下的快递投放在菜鸟驿站和丰巢快递柜,这代表着他这一天的收入将大打折扣。

竞争

比起完成不了的派单量,降薪、欠薪才是快递员们更痛的痛点。 

2018年,张明明所在的韵达快递,一单派送费为1.3元,一天派送件在180~200件之间,加上底薪、奖励和揽件收入,每个月的收入都能轻松过万。 

张明明告诉燃财经,2018年,同一网点的同事因为工作积极、服务态度好、且派送单量也超过一般的快递员,全年工资加奖金赚到了20多万元,是张明明眼里的“王者”。不过张明明认为,即便是“王者”,在快递行业要赚到20多万元,也得具备很好的客观环境,在几次派送单价调整之后,张明明们的收入骤减,他的这位“王者”同事也在去年底转去做了外卖骑手。 

张明明将2018年称作为快递行业最后的高光时刻,因为从2019年开始,价格战就打起来了。 

去年5月,顺丰为了争夺电商快件这块蛋糕,率先降价挑起了快递行业的价格战,而通达系纷纷下调快递单票价。今年3月到6月,战况越演愈烈,甚至有快递公司在浙江义乌商贸城打出了“8毛发全国”的市场最低价。 

一位电子烟品牌的电商负责人黄浩向燃财经表示,2019年6月份,他发现很多快递公司的揽件单价开始下降,本来他打算以3.5元/单签圆通,但是跟他合作的韵达快递把揽收快递价压到了3元/件,之前韵达给到的揽收快递价为6元/件。 

快递公司靠价格战的竞争方式,收获了市场份额,但价格战的成本,除了快递公司自己承担外,还有一部分被转嫁到了基层代理商和快递员身上。 

公开资料显示,加盟式快递企业中,40%加盟商是亏损,50%加盟商盈亏持平,只有10%赚钱,基层网点和基层快递员的收入已经被挤压到了生存红线。 

黄浩向燃财经表示,“快递加盟网点分为一级加盟商和二级加盟商,二级加盟商不仅需要向一级加盟商缴纳承包费和押金,还要承担一级加盟商分发下来的各种考核任务,收发件任务不达标会被罚款。同时,二级加盟商还需要自己承担门店租金、员工成本,基层网点的利润空间受到挤压,势必会将成本转嫁给快递员,这是行业竞争到最后的基本常态。” 

张明明所在的网点,就率先在5月份调整了派送单价,每单的派送费先是从1.3元降到了1.1元,之后又降到1元,连续降了0.3元。对计件的快递员来说,平均每天得多送近60个快递,才能拿到和之前一样的收入,60单几乎达到了张明明之前工作量的一半,这让张明明觉得不可思议。 

张明明说,通达系快递员的收入保障本来就比不上顺丰和京东的快递员,他们不但没有底薪,也没有五险和一金,全靠每日的派送单量支撑着钱包不缩水。即便如此,通达系的派送单价也比不上顺丰。 

一位顺丰快递小哥告知燃财经,跟通达系相比,顺丰给到他们的各项条件都非常优异:入职即上五险一金,也有底薪,每单的派送单价在2.1—2.4元之间,如果有续重的快递(超过1公斤的),派送单价甚至超过2.5元。而他们每日的派送单量在150多件左右,今年双11期间在300件上下,每月的收入将近通达系的两倍。 

不过该小哥也表示,虽然收入比通达系高,但是付出的劳动程度和服务质量也更高,“顺丰有严格规定,所有的快递一定要送货上门让本人签收,严令禁止随意投放,甚至连顺丰自己的快递柜都不行。除非是顾客自己要求,或者二次投递没人,才能在丰巢寄放。” 

除了价格竞争,快递公司还搞起了服务竞争。张明明所在的网点就率先响应总部的号召,调整了考核标准,如投诉单罚款从50元涨到了300元、当天快件当天送达、升级定位监控系统打击快递员的虚假签收等。但是这些考核标准,在快递员的眼里都是公司变相降薪的体现。 

张明明以及其他快递网点的负责人均向燃财经抱怨,快递网点每个月的“合规性扣款”就在1000-2000元之间,这基本上是快递员难以避免的处罚。现在张明明的工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水,从之前的1.2万元下降到8千多元,张明明直呼“再降有些活不下去”。 

比起被欠薪的快递员,降薪已经显得幸运得多。 

据《时代财经》报道,几个月前,位于广州石牌的快递加盟公司圆通站点因为拖欠工资,快递员集体罢工两次。 

实际上,因为拖欠工资以及派送单费过低,快递员们已经频繁离场。11月11日,据《人物》报道,河北保定一个韵达网点的员工,因为被站点拖欠工资选择离职。9月初,湖北孝感中通快递网点因派费一降再降,员工集体罢工。9月3日,百世快递南京江宁快递站点三个月无收入也被迫停工。 

而快递行业竞争到最后的直接后果,是公司净利润不断下滑的态势。以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的中通快递为例,财报显示,今年第二季度上市公司共完成快递业务量46.0亿件,同比增长47.9%。短短一年,中通的快递业务量增加了20多亿票,但是单票的利润却从0.44元下跌到0.32元。

赢家

物流是电商的另一条腿,与传统零售相比,送货上门是核心竞争力之一。可以说,物流这几年的飞速发展,是背后的电商一直在推着它们跑。

早在2007年,阿里便开始了在物流上的摸索,马云个人联合郭台铭投资了百世物流,后期阿里巴巴逐渐掌控了百世快递的控股权,2010年7月,百世物流还收购了汇通快递70%的股权。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文件,截至2020年6月3日,阿里持有百世集团1.42亿股,占百世A类股的比例为37.2%,占百世总股本的比例为33%,为百世集团最大股东。 

2009年,双11首次亮相,成交额仅5200万元,但对物流的压力就显露无遗,当年,物流体系就出现的爆仓、送货延迟问题,此后,随着双11的成交额越来越大,这个问题也越来越突出。

图 / 微博@乡村教师代言人-马云

2010年,阿里巴巴就提出过淘宝大物流计划。2011年,阿里的物流信息管理系统“物流宝”正式推出。“物流宝”本质上是一个物流信息调配平台,阿里将第三方快递、仓储的信息接入进来,面向淘宝卖家提供入库、发货、上门揽件等服务。这个系统可以通过数据化分析,追踪各地物流资源的使用情况,减少货物在各地间的流转,以达到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目的。 

2013年5月,天猫出资21.5亿元,占股43%成立了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阿里还拉来了浙江银泰集团、上海复星集团、圆通、顺丰、中通、韵达、申通等各方资本,菜鸟网络的总注册资金50亿元。 

之后,阿里陆续完成了对通达系的投资。2015年5月阿里联手云锋基金,投资圆通,持股约11%;2018年5月,阿里巴巴宣布,阿里、菜鸟等向中通快递投资13.8亿美元,持股约占10%。2019年7月2日,申通快递对外发布公告称,德殷控股已经将其持有的德殷德润49%股权转让给阿里巴巴,阿里巴巴为此支付46. 6 亿元。“四通一达”中已有三家公司获得阿里巴巴的战略支持。 

作为阿里系的快递公司,百世快递一直以低价著称,2014-2019年年报显示,百世6年来累计亏损约50亿元,其中,2017-2019年的归母净亏损分别为12.28亿元、5.08亿元和2.02亿元。 

在运营模式相当、服务同质化的快递行业,快递公司为了具有竞争优势,纷纷以百世快递为参考对象,调整快递单价,以拿到更多的电商单量。 

今年5月,百世、申通、圆通等快递公司官宣,将适当调整快递服务价格的优惠幅度。而他们的优惠对象,主要还是公司大客户。 

拼多多的崛起,进一步压低了快递的价格。今年上半年,以低价打开快件物流市场的极兔速递,就以拼多多为基本盘,不仅以低价抢夺市场,还以高出市场价的条件挖角通达系的网点和快递员。据全天候科技报道,今年7月和9月,快递界三座大山韵达、圆通、申通均形成了对极兔的全面封杀,不予合作。 

事实上,快递公司的竞争,有利于商家和平台。 

黄浩表示,每天的发货量5000单,一个月15万单,一年下来就是180万单,每件物流成本从6元将至3元,一年下来的物流成本可以缩减540万元,这笔资金完全可以投入再生产,提高了资金的利用效率。其中,向淘宝买流量就是最大的投入再生产。 

业内人士表示,“快递行业其实只存在两三家巨头就足够了,但是在阿里体系的支撑下,四通一达、天天等都活得不错。这些快递公司之间互相制衡,也就无法有效挑战电商的话语权。”

参考文献:《五家快递公司出现“无人派送”:低价战反噬快递业》,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https://mp.weixin.qq.com/s/AbnVNENf1W9HHry341sROQ

(题图以及部分配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采访者要求,文中汪淇、张然、张明明、周斌等均为化名)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燃次元】(ID:chaintruth)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