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产业区块链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金融
门牌已撤,维权不断,蛋壳公寓真跑路了?
蛋壳公寓的一地鸡毛。
黄宇

文/阿壳

今年来,随着长租公寓频频暴雷,即使是已经上市的蛋壳公寓也不可幸免,不仅多次被爆出欠薪、租房贷等丑闻,这次,更是连分公司的招牌都被撤了。

11月15日,据浙江经济新闻报道,蛋壳公寓的杭州分公司的门头招牌已经撤下。里面还有员工在,但只是登记一些前来要说法的租客。一时之间关于蛋壳公寓破产,跑路的传闻也再次出现。

尽管蛋壳公寓于11月16日下午在新浪微博上回应称:"没有破产,也不会跑路! "但其身后所面临的纠纷和现金危机却仍然是个不争的事实。

纠纷不断

这已经不是蛋壳公寓第一次面对群众的声讨,就在一周前,11月9日,央视财经频道也曾报道出蛋壳公寓北京总部门口聚集了数百号人前来。他们其中,有要求退租退押金的,有要求还钱付工资的蛋壳员工、维修工人甚至保洁人员。

门牌已撤,维权不断,蛋壳公寓真跑路了?
图源新浪微博

据此前媒体报道,蛋壳公寓最初多以疫情为借口,对承包商进行延期还款,对房东进行减租免租要求,对租客进行变相的收割。

除了打着疫情的幌子闷声赚大钱之外,蛋壳公寓早在今年八月,就以#蛋壳公寓断网#为话题迅速登上过微博热搜。蛋壳公寓以运营商维修为理由,对公寓进行了大面积的停网。然而很快便遭到了运营商的"打脸":该宽带已经暂停了,是由蛋壳公寓自行申请的暂停宽带。

十月,随着"杭州蛋壳公寓的公司财务跑路,公司破产倒闭"消息的传出,蛋壳公寓再一次出现在了风口浪尖。尽管蛋壳公寓官方10月14日在新浪微博上进行了辟谣回应,并表示公司经营活动一切正常。

另一边日渐增多的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以及新增的被执行人信息,都让蛋壳的现状看起来不那么正常。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蛋壳公寓是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截至目前,其主要为房屋租赁合同的法律纠纷就高达数十起。更糟糕的是,十一月以来,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就已多次被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以及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其中,最高执行标的约为519.1万元。

门牌已撤,维权不断,蛋壳公寓真跑路了?
图源天眼查APP

面对多次声势浩大的维权,蛋壳公寓只是淡淡一句:公司没钱,请回家等待。那么,蛋壳公寓真的没钱吗?它的钱都去哪了呢?

深陷资金困局

据悉,蛋壳公寓平台上的收费模式一般分为两种:现金支付和分期贷款支付。其中,按月支付的单月租金会比按季支付、按年支付的租金高出10%左右,若是选择分期贷款支付,蛋壳还会提供减免部分租金、提供清洁维修服务等优惠政策,用以吸引租客通过分期的方式付租。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租客选择了分期贷款的方式,通常是要预付一年的租金才能享受平台优惠。而蛋壳公寓却是按月或是按季将所收集的租金打给房东。

"长租短付"的模式使得蛋壳公寓在短时间内迅速获得了大量的现金流资金的同时,蛋壳迅速扩张的房间数,也使其在亏损的泥淖里越陷越深。

据蛋壳公寓的招股书显示,其在2017-2019年间运营的房间数暴涨了近30倍。对于新增房间的前期投入,也使其亏损额也从2亿多元飙升至了近35亿元。在2020年的第一季度里,蛋壳公寓更是以12.3亿元的亏损创下了其单季亏损的新高度。

据了解,除了扩张以外,其亏损扩大的另一主要原因,来自于不断下降的利润空间。由于其新增房间多分布在重庆、西安、苏州等二线城市,虽然房源的获取成本降低了,但是房租租金也降低了,营运成本和装配却没有下降,故加重了其亏损。

门牌已撤,维权不断,蛋壳公寓真跑路了?
图源网络

蛋壳公寓还有救吗

资金上陷入困局的蛋壳,在股市上也呈现出了颓势。

尽管其在2020年1月17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其股价曾高达13.9美元。但截至发稿前,蛋壳公寓的股价已经跌至1.5美元,市值也仅剩2.76亿元,与其刚上市时的27.4亿美元的估值早已相差甚远。

蛋壳在成立之初曾说出"要给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一个温暖的家"的形象有多高大,其如今留下一地鸡毛关门撤出的形象就有多狼狈。

杭州门店的撤牌已经给全国的蛋壳租户们都带来了恐慌,在北京、深圳之外的许多蛋壳房东和租客,也开始担心自己的租金受到损失,各地的蛋壳租户维权群应运而生。已然陷入严重现金流紧缺问题的蛋壳恐怕难以自救。

尽管无法预料未来蛋壳会如何解决纠纷,租户们是否能退回房租,但可以预见的是,其在消费者心目中建立的形象正在一次次纠纷中消失殆尽。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