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产业区块链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金融
门店数量再次骤减,内部混乱的OYO早已溃败
OYO难有未来
黄宇

文/阿壳

那个曾出现在街头巷尾的OYO酒店,正在中国节节败退。

9月29日,华住创始人季琦在华住世界大会(广州站)上指出,OYO在中国仅剩1567家酒店。这个数字,已经远远低于OYO酒店2019年六月对外公布的“高峰时期共有19000多家酒店,中国客房总数达78万”的数量。

不可否认,OYO今年也遭受到了新冠疫情的打击,但造成其如此惨烈结果的原因,绝不只有疫情。这位2017年就进入中国的印度互联网神话,早已退到了中国酒店市场的边缘。

贴牌扩张,暴力低价

OYO在中国的运营模式一直以加盟为主,直营店在全国仅有50家左右,那些加盟的门店主要是一些中小型的单体酒店。

早年间,OYO提出的“不收取加盟费,还能免费提供一些带有OYO标志的抱枕、床巾,以及酒店管理系统、酒店管理知识的培训”的诱人条件,使其迅速在全国扩张 ,短短18个月的时间,截至2019年五月,其就已成为了中国酒店品牌NO.1、中国酒店连锁集团NO.2。

快速的贴牌扩张后的获客,离不开其暴力低价的策略。

门店数量再次骤减,内部混乱的OYO早已溃败
图源网络

OYO酒店在市场上的定价一直是廉价经济型。其酒店房间均价为一百元左右。据媒体报道,酒店的加盟商们对酒店房间的价格没有定价权。房间价格均由OYO总部在后台决定。在订房App上,原先售价50~120元不等的客房经常会被OYO以低于原价好几倍的价格进行销售。

极低的客房单价还使其遭受到了美团、携程等APP的“封杀”,OYO只能通过向平台支付高额的渠道费用和达成交易后的佣金,才能在美团、携程上获得订单。

这些几乎是“白送”给消费者的低价房间 ,看似是给酒店增加了客流量,事实上却是加重了加盟商的运营负担和财务的亏损。随着与业主矛盾的不断激化,OYO提出了其2.0模式,即增加了业主保底,但却并未缓和其与酒店业主之间的矛盾。一大批酒店业主在今年与OYO进行解约,并低价转让出售门店。

人员动荡,内部混乱

OYO门店数量迅速扩张后又骤然减少,与其内部管理的混乱密不可分。

据媒体此前报道,OYO酒店在扩张初期,为了吸引酒店业主的加入,通常会虚报预期盈利额,例如一个全年顶峰时期最多只有150万元的酒店,OYO的业务员通常会向酒店业主提出200万/年的保底金额。

而实际上,该酒店根本就无法达到该流量数据,酒店业主们的保底金额被大打折扣的同时,还要面临着“15天内没有达到预期的保底金额,OYO将直接单方面解约”的霸王条款。另一方面,酒店业主们为了达到绩效拿到保底,也会利用酒店早期手动录入订单的管理漏洞,在订单数量上造假。

门店数量再次骤减,内部混乱的OYO早已溃败
图源天眼查APP

环环相扣的造假下,纵使OYO拥有多轮巨额的融资来补贴酒店业主的保底收入,也终归是石沉大海。今年2月,OYO公布了2019财年(2018年4月-2019年3月)的业绩显示:其亏损从上一年度的5200万美元扩大到了3.35亿美元,中国市场收入3.07亿美元,亏损1.97亿美元。

亏损压力下,也就不难解释其此前的大幅度裁员了。

自2019年六月起,OYO就进行了比例高达50%的裁员,众多一线运营团队被裁,包括付小明、韩锋等人在内的数名核心高管也陆续离职。OYO中国的CFO李维也在今年7月6日正式宣布离职。

质量堪忧,顾客出走

对于酒店行业来说,服务和品控才是其运营的核心。在OYO的加盟酒店中,大部分为此前经营不善、或是设施陈旧的酒店,而酒店人员则多是非专业人士,故服务杂而乱、硬件破而旧,也是其一直为消费者诟病的缺点。

OYO对酒店质量品控的把握不到位,直接导致了消费者们的出走。锌财经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OYO”发现,其投诉高达上千条。除了酒店业主们的投诉外,不少网友还反应道其存在着卫生不达标、服务态度恶劣等问题。

图源黑猫投诉平台

其恶劣的环境在带给消费者极差的用户体验的同时,也在加速这一品牌在中国的坍塌。现如今OYO骤降的门店数量也在证明着:想要攻占中国酒店的下沉市场,并不是快速扩张门店就能达到的。

门店散去,留下一地鸡毛的OYO,很难再恢复往日神话了。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