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产业区块链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金融
被Jeep拖欠酬劳的背后,是KOL们的“乙方卑微”
中小创作者的围城。
锌财经

文/黄亚男

编辑/大风

昨日,视频博主“熊小默”以抽奖的形式在微博发起了向汽车品牌Jeep讨要欠款的维权。

他在长文中叙述了自己向Jeep如“整个被踢皮球一样追讨欠款的过程”:Jeep一共欠174000元人民币整,这笔钱已经欠了16个月。

截自熊小默微博

这其中,受害者不仅包括熊小默本人,也包括众多知名插画师与写手等自由创作者。

随后在微博转发中,每日人物杂志、音乐人马海平都表示,自己都是Jeep拖欠广告费用的受害者。

据熊小默称,Jeep前员工向其爆料,Jeep在内容和广告传播上拖欠供应商和创作者的费用数额巨大,拖欠已是常见现象。

在留言区被攻陷后,Jeep终于留言回应“第三方KOL合作费用已经向激创支付,款项正在按照流程推进中。 

截自Jeep中国站官方微博

自由画师、自由博主:生物链的最底端

在Jeep回应中所提到的“激创”其实是上海激创广告公司,为Jeep在国内的广告代理商,与熊小默签约合同的也正是激创广告。

而激创广告这几年其实已经自身难保。

今年初,激创就曾被传出裁员遣散的消息。除了疫情对广告业的冲击,激创的变动也与母公司联创股份有关。

2015年,联创股份以10亿元收购了激创广告100%的股权,但是近两年来联创股份大幅亏损,2018年、2019两年亏损达到30亿元。在2019年联创股份实控人、董事长还因涉嫌违法违规减持公司股份及未按规定披露,证监会对其立案调查。

从上市公司的资本操作、经营不当到广告公司,再到KOL们被拖欠款项,一切就如蝴蝶效应。而接商务合作的KOL们是万万也不能预防的,尤其他们并不具备抗风险能力。

大多数创作者都是以工作室、小团队起步,缺乏专业的法务常识,在实现“自由职业”、“上班自由”的背后,其实往往会面临被广告商欺瞒霸凌的风险。 

虽然这些视频博主、插画师和写手在粉丝面前是“大大”,但在与大品牌的合作中仍然总是处于下风。

新京报也曾报道过插画师行业面临的混乱失序,自由插画师们普遍面临着低价、骗稿、拖欠稿费的问题,行业为了维护权益,做出“插画漫画业黑名册”榜单来提醒同行们避免“踩坑。”

被分佣或被“欠款”,中小创作者的艰难

事实上,插画师亦或视频博主、Vlog博主等自由创作者都算是一种新兴行业生态下的衍生物。传播路径日益多元化后,通过社交媒体平台,大小KOL均能够作为独立的“广告人”成为品牌投放营销的一个小站点。

无论是微博、B站还是抖音、快手,众多KOL们露出品牌、植入广告等广告模式仍然是他们获取收入的主要方式。

疫情之下,广告公司受到冲击,预算投放收紧下许多MCN机构们也受到牵连。不乏腰部机构被拖欠广告费用。

流量平台加速商业化的节奏或多改变了局势。

在去年来,流量平台对平台达人和品牌方的合作有了更加严格的把控。微博之微任务、抖音之星图、B站之花火、快手之快接单,这些任务接单平台均是平台为变现流量而建立起的城墙。对KOL及MCN来说,同样有弊有利。

一MCN机构负责人表示,目前抖音对于平台上商务合作的管控很严格,品牌方可以和博主私下洽谈合作效果,但是交易过程必须在星图上完成,“否则就会被限流,而限流的风险是我们承担不起的。”

成熟的MCN机构往往会和品牌方签订播放、收藏等曝光量的指标,如果一旦被官方限流,内容制作投放将有可能完全打水漂。星图作为达人对接品牌的唯一官方通道,亦是抖音广告变现链条的核心一环。

微博也是同样的情况。对于早早商业化的微博来说,从品牌方与博主之间的商务合作中抽成是一个成型收入模式,没有参加微任务而为品牌方打广告的微博将有可能被屏蔽。

但另一方面,这位负责人也提到,经由星图等平台从中把控,很少会出现广告商欠款或“跑路”的情况。

平台能提供中立的契约交易场,但也有可能成为独裁的决断者。随着创作者对平台的依赖,一方独大后,也成“骑虎难下之势”。平台的分成规则、抽佣比例也都成为创作者所必须遵循的。

虽然知识付费和版权意识在近些年有了复燃的趋势,但是对中小创作者来说,社媒平台让才华发光,获取粉丝支持,但仅仅通过某一项才能就挣到面包与尊严依然很难。不是与甲方斗智斗勇,就是与平台抗衡维权,自由职业、按照爱好创作是快乐的,但是或许行业生态并不能撑起这一切。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